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360度观天下

品浩瀚历史传奇,看今朝时政风云,是非功过任评说,千秋故事付笑谈。

 
 
 

日志

 
 

【转载】豫东红脸王唐玉成及弟子们演唱的《火烧纪信》“搬一把棕交椅”唱段欣赏(附唱词)  

2015-08-03 21:04:04|  分类: 生旦净末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唐玉成先生最拿手的戏当属《火烧纪信》了,我曾为他写过一篇博文,题目叫《说戏:豫剧<火烧纪信>(又名<困荥阳>)及相关资料  》,比较详细地介绍了这出戏,我已附在最后的“推荐阅读”,你可以看看。这篇博文应该是那篇文章的一个补充。

唐玉成(1895——1973.5.5)已逝世多年,但其声名不减,仍然被戏迷尊称为豫东红脸的鼻祖,一代豫剧宗师。他生前留下的录音很少,资料显示,1962年河南省举行名老艺人会演大会上,唐玉成献演了《火烧纪信》、《地塘板》、《文王跑坡》等拿手好戏,赢得全省戏曲名家的阵阵喝彩。随后,唐玉成的主要唱段被政府组织录音、灌片,全国发行。现在后两个唱段已经找不全了,而《火烧纪信》这段录音最为完整,且代表了豫东红脸的早年唱法,有着“活化石”的意义,也成为豫东红脸的标志性唱段。

唐玉成.jpg


       1962年秋唐玉成(前排右四)在河南省名老艺人座谈会期间与原商丘地区

            名老艺人名演员合影留念     发表于 2011-9-9 08:40:21

我是反复听过“搬一把棕交椅”这段唱腔的,唐玉成老先生的听过,他的徒弟及再传弟子的也听过,但听来听去不思其解:为什么他和弟子们演唱的唱词有诸多不一样?我思索了好久,原因可能有三:

1、旧社会戏曲没有固定的剧本,艺人们传戏主要靠师傅的“口传心授”,老师怎样教,学生就怎样唱,以讹传讹肯定是有的;

2、旧社会艺人识字不多,有的甚至于是文盲,恐怕老师传下来的唱词是讲的哪朝故事,唱词是表达什么意思也未必搞得很清楚,完全是“照葫芦画瓢”临摹下来的,走样在所难免;

3、豫东红脸的师承关系错综复杂,到现在未必能搞得清楚。当初在唐玉成年代或许还有几位演员都唱《火烧纪信》这出戏,于是就有了不同版本的唱词流传至今。

 

(一)唐玉成先生《火烧纪信》“搬一把棕交椅”唱段欣赏

 

《火烧纪信》是一出宣扬“忠君”思想的戏,跟随刘邦多年的纪信,在汉刘邦被楚项羽围困在荥阳一个月后,粮草殆尽几乎被困死之际,他往日的同室幕僚张良、陈平献计,要让与长相酷似刘邦的纪信,扮成刘邦模样,以“金蝉脱壳”之计使主子刘邦逃脱。“搬一把金交椅二堂坐上”这段唱,就是纪信在明明知道此一举必然有去无回时唱的,这时可想他内心思绪万千,百感交集。 唐玉成先生却把握住了人物的思想感情,通过自己的唱腔和表演,从犹豫到自愿,表演得很有层次,而且合情合理。把纪信临死前内心的不愿、不甘与不舍,把母子情、夫妻情、父子情交织在一起,连带着对张、陈二人的恨,人性化地把纪信这个人物的“忠孝”(对刘邦是忠,对母亲是孝)二字刻画的非常到位。

据说他留下了这段录音67岁时录制的,一个人到了这般年纪,艺术上肯定不如年轻时代。但仍可听出他那种大本嗓发音,小嗓拖腔的演唱方法。依稀能听到他那条少见的“满堂红”嗓子,下五音、 上五音,低八度、高八度皆为本嗓,加上他偷字、闪板、吃板、抢板、顶板等常用技巧,并吸收坠子、大鼓书的声腔艺术,逐步形成了他那种自然劲道,苍劲浑厚,唱念结合的演唱风格。在这出戏里,他的寒韵唱法得到充分体现,唱得凄凉委婉,把说和唱融合的天衣无缝,个别地方还见他唱腔的飘逸、自然、雅气和从容之处。

先来看这个唱段的唱词。网上有一段唐玉成先生在《火烧纪信》中的音配像,字幕中有唱词,已经比较确切,但个别地方我做了修正。

搬一把棕交椅二堂坐上,把我的居官事明上一回。

老主爷起了首在泗水,刘邦项羽一起归。

楚霸君请我的主荥阳望会,俺主君舍死拚(音pan)命奔一回。

楚霸君设的是空城计嘞(助词),俺君臣不解其意内边亏。

黄草坡前枪刀对垒,楚霸王不住的使将催。

一来是兵马不跟队,二来是粮草不相随,

三来是我主刘邦未曾登宝位,四来是造反的烟尘、卖国的佞臣占上魁,

把我主困到荥阳地,好也似坑洼是水难回归。

张良陈平无计嘞,他请我到皇庙吃三杯,

酒吃中间话计累,他只把前齐后齐周游列国,

前齐后齐周游列国从头至尾讲一回。

他叫我替主一死荥阳内,头戴王帽,身穿皇蟒,腰系玉带,

足蹬朝靴,假扮汉王,瞒过那个项羽贼。

我言讲我情愿替主死,真可怜我们举家大的大,小的小,

老的老,少的少,大大小小老老少少,举家人等谁怜惜?

老母亲八十三岁黄金还没有入晷(音gui),我不能头戴麻冠,

身穿重孝,背拉灵车,送到坟茔,烧钱燎纸纸化灰。

赵氏贤妻眼噙泪,她言讲纪信丈夫留在不回归。

宝童儿十二岁,我没曾打发儿苦读诗书,独占鳌头,

大比之年皇王开科进京求名,一步一足占上魁。

子弟兵好比就牛头马面鬼,项羽贼他好比阴曹地府秦光辉(阎君的名字)。

张良陈平勾命鬼,纪信我是该死的。

我活着汉家的臣,我死后汉家的鬼。

把三魂和七魄,一时三刻要把汉王的金驾随。

用袍袖沾一沾腮边的泪——(忽听大炮齐鸣)

西门外大炮响把我的命催,老母亲赵氏妻纪童儿免啼哭,

来来来随我大皇庙院,大皇庙见万岁去交旨回。

(我豫东话掌握不准,希望网友指正,力求完善)


        唐玉成《火烧纪信》音配像 (吴新平配像)

 

(二)唐(玉成)派传人演唱的“搬一把棕交椅”欣赏

 

   1、汪振堂演唱的“搬一把金交椅”唱段

       唱词与唐玉成先生不甚一样:

       搬一把金交椅与月打对,把老主创业事明一回。

 刘主爷他起了首,他起了首在泗水。

 刘邦跟项羽一起归,大元帅千里迢迢嘿,去安赵魏。

 直杀得血水成河骨成堆,一来是这人马呀不跟队, 

 二来是这粮草不相随呀,三也是我主刘邦未曾登宝位, 

 四也是造反的佞臣、卖国的奸贼亡的国。

 项羽贼与老主他二人起首,他商商量量他要灭国。 

 谁先到这咸阳为大帝,晚到咸阳把君陪呀。

 老主爷哎就打旱路走呀,贼项羽走水路近八百。 

 贼项羽走投江心内,他遇见张灿来打对敌。

 只杀了七天它并七晚呀,楚霸君晚到他整七日。

 封他个大官他不做,要老主他命有亏呀。 

 项羽贼设下了呀,设下了鸿门宴呀。 

 项羽贼设下了鸿门宴,老主爷他去赴他的国, 

 这俺们文武把驾随呀,酒席这宴前他的炮声响,他困住老主难归国。 

 早清晨由纪信我人马整,我巡查这皇城走一回呀。 

 早清晨二相爷(即张良和陈平)呀有帖请,他请我大皇庙酒吃三杯。 

 酒这没有吃他的话开蕊,他只把前齐后齐、周游列国, 

 前齐后齐、周游列国从头到尾讲一回呀。 

 他言讲前齐国孙庞斗智,他言讲后齐国乐毅伐齐。

 他说我与刘邦面目似蕊 ,他叫我荥阳城头戴着王帽,身穿着蟒袍,

 腰系着玉带,足蹬着朝靴,假扮高皇,瞒哄项羽贼呀!

 我在此荥阳城替主丧命呀,恁们看看我家下只撇的大里大的大,

 小里小的小,老里老的老,少里少的少, 

 大大小小、老老少少,一个一个这依靠谁呀?

 我的纪童儿他的年轻小,我无从打扮他, 

  在此南学只受过十年寒窗,九载熬油,八宝寒辰, 

  皇王开科,进京求名,一定一步占高魁呀!

 子弟兵(指项羽带的兵)他好比呀哪个马面鬼呀, 

 项羽贼他好比阴曹地府的秦广辉(阎王的大名叫秦广辉)呀! 

 从今后乌纱帽呀,不能头上带,蟒袍不能身上被。

 我活是汉王爷的臣,我死后汉王爷的鬼。 

 吃三杯我供二杯,我一心二心要把汉王驾来随呀。 

 我正在前帐里来攀话,这又听的后帐内, 

 他的催阵鼓不住的,它的咚咚咚咚咙咚连声擂。 

 前帐里鸣将锣不住的,它呛呛呛得啷呛连声催。 

 我在此机会把话去安—— 

(咚咚咚啦咚) 哎呀不好! 

 西门外大炮响啊,把我的命来催! 

 有母亲赵氏妻纪童子来来来,恁随我大皇庙院。 

 大皇庙见万岁,我细说明白。 


  豫剧红脸汪振堂《火烧纪信》“搬一把宗交椅”视频

2、张枝茂演唱的“搬一把宗交椅与月打对”唱段

      唱词:张枝茂先生的唱词是最顺淌的,这可能与他文化程度高有关,也可能背后有文人帮他整理唱词。


      搬一把宗交椅与月打对,把老主的创业事明上一回。

秦始皇他无道黎民遭危,二世胡亥没成国。

老主爷起了首在此丰沛,四下的烟尘没有归。

在那淮河两岸排开队,只杀的血水成河骨成堆。

一来是兵马未跟队,二来是粮草没相随。

三来是万岁爷未曾登宝位,四来是卖国的奸臣杀官的佞臣站高魁。

五来是韩元帅去平燕赵卫,他不能千里迢迢救燃眉。

老主爷与霸军约下口号,先到咸阳就成国。

先到咸阳为皇帝,后到咸阳就保国。

老主爷早到三日为皇帝,楚霸君只气的面皮黑。

楚霸君请老主去望会,那老主爷不解其意,

他带领满朝文武八大朝臣,九卿四相龙子龙孙太子太宝,一个一个紧相随。

谁知道人家用的是诓王计,困住老主不能回国。

张良陈平他可也没有计,他请我察院堂去把酒吃。

察院堂也没有把酒饮,他只把前齐后齐周刘列国,从头至尾讲一回。

他言道我与老主面目相似,他叫我,头戴王帽身传蟒袍腰系玉带,

足蹬朝靴假扮高皇,瞒哄那一个项羽贼。

为大臣一不为乌纱头上戴,二不为蟒袍身上披。

为的是万岁皇爷登宝位,纪信我要把御驾随。

真可叹我的老母亲八十单三岁,还有三十二岁赵氏妻,一十二岁纪童儿。

俺们居家大的大的大,小的小的小,老的老的老,

少的少的少,高的高的高,低的低的低,

大大小小老老少少,高高低低一个一个谁怜惜。

我的老母亲八十单三岁黄金还没入贵,我没有头带麻冠,

身穿重孝背拉灵车送到坟茔,烧了纸纸化灰。

赵氏妻她今年三十二,回到原郡照常盼夫夫不归。

我的纪童儿他今年十二岁,我没有把他送到南学苦读诗书,

大比之年进京赶考,一步一步中高魁。

为国死后心不不悔,又听得前帐里,

催阵鼓咚咚咚咚咚咚连声擂,后帐里,鸣金锣呛呛呛呛呛呛连声催。

把我纪信的命来逼,张良陈平勾命的鬼。

纪信好比该死的,我正与居家把话盼——

西门外大炮响把我的命来催,老母亲赵氏妻纪童儿来来来,

恁随我大黄庙院,我去到大黄庙去万岁。

张枝茂 《火烧纪信》之“搬一把宗交椅与月打对”视频

 

3、谢庆军演唱的《火烧纪信》之“搬一把棕交椅明月打对”
             在线视频链接:
http://v.youku.com/v_show/id_XMTMyOTcwNzk2.html
              唱词:搬一把棕交椅明月,棕交椅,明月打对,
                            搬那一把棕交椅明月打对,把老主创业的事细说一回。
                            秦始皇没有道万民遭累,二世胡亥他没有成国。
                            我的主鸿福天降下蕊,凤凰出世麒麟跟随。
                            尊奉老王前来呈约会,两国的兴兵去灭秦国。
                            淮河南岸上摆开了队,他们只杀的呀 ,只杀得血水成河尸骨成堆。
                            谁要是先到咸阳为皇帝,后到的为臣他就把驾随。
                            我的主先到咸阳本来为皇帝,楚霸君麒麟到后他凤凰随。
                            楚霸君请我主那个荥阳去望会,俺们君臣不解其意,
                            带领着倾国的人马满朝的文武舍死盼命走了一回。
                            哪料想他用的呀本是个空城计呀, 小小的城池都被贼围。
                            只困的坑洼如死水,文武百官都没有好计策。
                            是武将都不敢上马去领军队,笑文官胆量也小。
                            也没谁上城顺说走上一回,张良和陈平他们用计谋,
                            他请我大黄庙院酒吃三杯,酒吃一杯他话没有讲啊,
                            酒吃两杯他话也没有提,酒吃三杯他才话开蕊呀。
                            他只把那前齐、后齐、周游列国,
                            他又把那个前齐、后齐、周游列国,列国周游从头到尾细说一回。
                            他呀么他言讲啊,前齐国孙庞斗过了智。
                             后齐国乐毅伐过齐,中齐国有个大将名叫典武。
                             他那替主死啊,只落得万古千秋他那美名垂。
                             他观我与高皇面貌相对,他叫我头戴王帽、身穿蟒袍、腰系玉带、

                       足扎朝靴、端端正正、正正端端、假扮高皇、哄骗项羽贼!
                             那时我讲到君叫臣死臣也该死啊,我为国尽忠是理当为,
                             为臣情愿替主丧命,真可叹家撇俺大的大的大、小的小的小啊,
                             老啊老的老、少啊少的少,家撇俺大大小小、老老少少、

                        男男女女、高高低低,一个一个无人照理。
                              家撇下我那老母亲八十单三岁,荒野没入丘啊(这句不清,视频上给的字幕也不对)
                              我也没曾头带麻冠、身穿重孝、背拉灵车、手扶哀杖,
                              一步一足、送奉到祖宗坟前,烧钱燎纸纸化成灰。
                              我的赵氏妻多贤惠,每日的盼望丈夫咋不归!
                              我的纪童儿啊才八岁,我也没有送他到这个南学以里,
                              十年寒窗、九载熬油、八月科场、七篇文章、一步一足占高魁呀啊!
                              一不为乌纱帽头上戴, 二不为蟒袍衣袋身上披。
                               为只为高皇老主登保位,我纪信直落的那万古千秋美名垂。
                               与母亲盘不完的离别话,呀 !大炮响把我的三魂来追。

      谢庆军演唱《火烧纪信》“搬一把棕交椅明月打对”唱段视频

        豫东红脸几乎没有不唱《火烧纪信》的,从网上至少也能选出十个八个来,就到此为止吧!

                                                                           (2011年11月29日唐小宝初稿于洛阳)
  评论这张
 
阅读(3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