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360度观天下

品浩瀚历史传奇,看今朝时政风云,是非功过任评说,千秋故事付笑谈。

 
 
 

日志

 
 

【转载】豫剧《贺后骂殿》赏析: 此剧背景资料及三个演出版本  

2015-08-02 21:56:00|  分类: 生旦净末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贺后骂殿》这出戏少则只有短短几十分钟,多者也只有两个小时。讲的是宋太祖赵匡胤病故,其弟赵光义即皇帝位封潘洪为太师,在朝谋害忠良,欲斩杨景。贺后乃使大太保德元上殿面谏。光义怒欲斩,德元触柱而死。贺后乃携次子德芳上殿,斥骂光义,历数潘洪之罪,赵光义无奈,赐贺尚方宝剑,封入寿仙宫,且加封赵德芳为八贤王。

看了剧情介绍,这是出反映帝王争宫廷戏,或许你会想到:赵匡胤是怎样死的?赵光义又是怎样谋取帝位的?贺后为什么敢于上殿骂他的小叔子?……戏虽短,但牵扯许多历史事实,为了深刻理解剧情,有必要了解此剧的背景,让我们从“陈桥兵变”赵匡胤登基说起。

(一)赵匡胤:从“陈桥兵变”黄袍加身,到“烛光斧影”突然驾崩

自唐朝安史之乱以来,我国历史上出现了藩镇割据的“五代十国”分裂局面。戏曲中讲赵匡胤起家史,离不开他的结拜兄弟柴荣和郑恩,他们三人曾对天盟愿“不求同日生,只愿同日死”,在《贺后骂殿》中贺后有一段唱词是:“你兄王(毫无疑问指赵匡胤)为江山脚踢拳打,为江山他也曾披锁戴枷。为江山下燕京杀过刘化,高平关借人头搭救咱全家。高鹞头吓死了郭雀晏驾,才扶起柴荣哥执掌中华。”以上几句清楚地记载他们哥们“浴血奋战”的创业史。但大哥柴荣做了后周的第二代皇帝周世宗后,这种“生死同盟”便土崩瓦解,还要找借口欲杀他的二弟赵匡胤。传说后周显德六年(959年),周世宗柴荣在尧王庙被火烧而死,幼子年仅7岁(一说5岁)继立为恭帝,后周出现了“主少国疑”的不稳定局势。当年任后周归德军节度使赵匡胤,与高级将领联合策划的军事政变计划正在酝酿之中。

 公元 963年正月初一,突然听到契丹和北汉发兵南下,宰相便匆忙派遣赵匡胤统率诸军北上抵御。正月初三日,赵匡胤统率大军离开都城,夜宿距开封东北20公里的陈桥驿(今河南封丘东南陈桥镇)。这天晚上,赵匡胤的一些亲信在将士中散布先拥立赵匡胤为皇帝,然后再出发北征的议论,将士们的兵变情绪被煽动起来后,这时赵匡胤的同胞弟弟赵匡义(后改名光义,即后来的宋太宗)和亲信赵普见时机成熟,便授意将士将一件事先准备好的皇帝登基的黄袍,披在假装醉酒刚刚醒来的赵匡胤身上,并都拜于庭下拥立他为皇帝,呼喊万岁的声音几里外都能听到,这就是有名的“陈桥兵变”,于是赵匡胤率兵变的队伍回师开封,将士们几乎不见刀光血影就控制了后周的都城开封,从此北宋王朝建立。这段历史是无可置疑的。

当时北宋占据地盘很小,且在四面八方诸小国的包围之中。自公元963年至979年,赵光义开始随哥哥一同南征北战,后来哥哥死后他继承遗志,经过16年的战争,结束了“五代十国”的分裂局面,实现了南北方主要地区的统一。应该说,赵光义对北宋的建立和疆土的扩展功不可没。

赵光义因辅宋太祖创业有功,初封晋王。史书上对他的整体评价还是不错的,说他性嗜学,工文业,多艺能,尤工书法,赋予文人气息,把他描绘成文武全才的将领。

豫剧《贺后骂殿》赏析(1): 此剧背景及三个演出版本 - 唐小宝 - 唐小宝说戏
豫剧名家谷秀荣《贺后骂殿》剧照


赵匡胤南征北战,直到三十多岁才打下天下,五十岁就突然死去。公元976年(开宝九年),赵匡胤在北征契丹的途中,十月十九日夜里,赵匡胤急召他的弟弟赵光义入宫,兄弟二人在寝宫对饮,喝完酒已经是深夜了,赵匡胤用玉斧在雪地上刺,同时说:“好做,好做”,当夜赵光义留宿寝宫,第二天天刚刚亮,赵匡胤不明不白地死了。他的死因,成了历史上一宗离奇的千古谜案。他在错误的时间,选择了错误的地点,做了一件与哥哥赵匡胤一夜之间猝然离世,脱不开干系的事情,这就是野史中被人称作“烛光斧影”的事件,说他“弑兄夺位”。赵光义为了证明自己的即位的合法性,便抛出了其母杜太后遗命的说法,即所谓的“金匮之盟”之说,这里就不深究。

赵匡胤是怎么死的?赵光义是如何登基的?这是1000多年来,史学界一直争论不休的问题。

让我们拐回来说《贺后骂殿》这出戏,哥哥逝去,自己灵前就位,此时烛影摇红,赵光义怕难逃后人史笔,内心感触颇多。而太祖之后贺氏,寻思再三,令长子德昭乘众公卿朝贺之时,质问叔叔,一时言语卤莽,撞死阶前。此时贺后又率领二儿子德芳一起上殿质问,贺后趁此机会,不顾自己身家生命,当殿啼哭叫骂,历数光义之过,弄得赵光义下不来台。但他考虑到此时此刻的处境,也不愿再背负逼嫂杀侄之恶名,亲自抚慰,当面谢罪。并尽自己北宋第二代皇帝身份与权力,将哥哥遗留下来的独苗赵德芳封为八贤王, 再赐凹面金锏, 上打昏君,下打谗臣,压服群僚。也赐贺后上方剑,封入养老官。贺后心虽不甘,但心里想要的都得到了,只好欣然谢恩退殿而去。


(二)豫剧《贺后骂殿》有三个不同版本

     《贺后骂殿》是须生与青衣的唱功戏。豫剧《贺后骂殿》演出版本较多,较有影响的版本有三个:豫东红脸陈传明的,洪先礼的,及豫剧名家谷秀荣演出的本子。第一个本子最老,从赵匡胤晏驾演起,开场一段总结了他的丰功伟绩,一口气唱了20多分钟;第二个本子,赵匡胤没有出场,自然就删掉了那段唱,是从赵光义登基开始;谷秀荣的演出本子是经过加工的,剧情安排合理、紧凑,戏中“水词”、“套词”较少,剧中人物也做了精简,例如杨六郎就被拿下了。
     本文把前两个版本的演出视频,及第三个版本的唱词介绍给大家,目的是来共同熟悉一下剧情,然后再来做进一步赏析。

第一个版本:陈传明 董芙蓉演出本
豫剧《贺后骂殿》上 陈传明 董芙蓉 姜立冬主演


豫剧《贺后骂殿》下 陈传明 董芙蓉  姜立冬主演


第二个版本:
洪先礼 张钰东演出本
豫剧《贺后骂殿》上集   洪先礼  张钰东主演 


豫剧《贺后骂殿》下集  洪先礼 张钰东主演

第三个版本:谷秀荣主演本

豫剧《贺后骂殿》唱词及剧情介绍

    下面唱词是一位山东济宁戏迷在 2004/12/06上传的,这里向他表示感谢!版面上我只是又重新做了设计。

   

 豫剧《贺后骂殿》唱词:

  (剧中谷秀荣扮演贺后,冯宝善扮演宋太宗)

贺后:

 (唱)忽听得皇儿把命丧,

 (白)德芳,随娘快走!

 (唱)怎不叫哀家我痛悲伤!

       哭了声皇儿,我再叫了声我的大太保,我的太保儿啊——

       跌跌撞撞,撞撞上朝廊,贺金婵今日我要会会昏王!

潘洪:

 (白)万岁,国母贺后骂上殿来,你就该治以国法才是啊,

赵光义:

 (白)啊!这……好一个奸……奸的什么嗖主意哟!

潘洪:

 (白)这一本没参上,少时,我再参她一本。

贺后:

 (白)赵光义啊,你个昏君!

 (唱)贺金婵虽女流我胆比天大,不怕你赵二舍来剐来杀,

       有哀家上殿来我劈头就骂,赵光义你寡恩绝义气死哀家!

       我问你大皇儿犯了何罪?你与我款款对照当面回答!

赵光义:

 (唱)尊皇嫂在金殿你且坐定,请息怒把为王言语来听,

       德元儿他不该怎太烈性,撞龙柱碰头死也算屈情。

       潘太师快上前将国母劝哄!

贺后:

 (白)潘仁美,你个老贼!

 (唱)看见你气得我二目红,

       下南唐你临阵脱逃牛头渚,船索断人马被困石头城。

       若不是君保搬来刘金定,杀四门救老王下了河东。

       若不是赵二舍把你保,早把你枭首示众在大营。

       也是你一时感激把恩报,将你女送进了二舍的宫

       要不是你女儿长得好,你怎能够穿蟒袍、带玉带、

        豫剧《贺后骂殿》赏析(1): 此剧背景资料及三个演出版本 - 唐小宝 - 唐小宝说戏 周头竖脸在朝中!(原文说:“周”应为提手再加“周”,我找到了这个字,如右)

       你胆敢再插一句话,我定要赶你出龙庭!

       转面来,叫一声赵二舍,金殿上我问你一言你应我一声。

       想当年你兄王南杀北战,为江山破北汉亲下河东。

       在河东收来了杨业老将,他带来七郎八虎投宋营。

       老王爷封他忠良天波府,他保咱大宋江山铁打成。

       可记得大破幽州曾鏖战,那一阵死的不是杨家兵!

       杨大郎在北国替主丧命,杨二郎短剑下命丧残生。

       杨三郎被马踏尸如泥烂,杨四郎失落番邦不能回营。

       杨五郎看破红尘当和尚,五台山削了发永不回城。

       单撇下六郎杨延景,镇守着三关在军营。

       杨七郎捆绑在芭蕉树,被潘洪老贼乱箭穿胸。

       杨八郎战盘陀他落马而死,杨老将李陵碑血染红。

       天波府你打开棺材看一看,十座倒有九座空!

       他杨门保国死得苦啊,你为何挖苗断根要下绝情。

       你不是要斩杨延景,分明是,你毁我大宋锦江红!

       我的儿本是为你好,你不该绑缚法场问斩刑。

       骨肉之情你不念,手足之情全忘清。

       我儿今日含冤死,你与我儿偿性命。

       你若不偿我儿命,来来来,你把哀家问斩刑!

赵光义:

 (唱)贺皇嫂金殿上百般毁骂,骂得我赵光义头昏眼花;

       回头来把潘洪一声埋怨,你不该奏黑本招这麻搭。

       大太保为此事碰头死,贺皇嫂要我偿命天闹塌!

       你今替我去赔罪,劝不走皇嫂我把你的罪来加!

潘洪:

 (唱)我主休要错埋怨,埋怨老臣是枉然。

       想当初烛影摇红心情愿,到如今你做江山怨我奸。

赵光义:

 (唱)适方才埋怨错埋怨,埋怨太师理太偏,

       王一时糊涂讲错话,我的老爱卿、老泰山,

       还望你海涵多海涵,到后宫王为你压惊封官。

贺后:

 (白)昏君!

 (唱)见此情我雷霆发!骂昏君赵二舍你毁坏了王法。

       你兄王为江山脚踢拳打,为江山他也曾披锁戴枷。

       为江山下燕京杀过刘化,高平关借人头搭救咱全家。

       高鹞头吓死了郭雀晏驾,才扶起柴荣哥执掌中华。

       周世宗尧王庙被火烧化,陈桥驿众将官把那黄袍来加!

       众文武扶你兄汴梁坐下,念同胞让天下谁人不夸。

       你不念手足情一奶吊大,把一颗传国玺暗地偷拿。

       至如今咱宋朝江山虽大,可恨你信奸邪毁我邦家。

       我皇儿上殿来讲错了什么话,竟然间触恼你要剐要杀,

       翻手云覆手雨欺瞒天下,你比那奸曹操分毫不差。

       又好比贼王莽矫情奸诈,逼死了汉平帝腊月十八。

       烛影动转眼间万岁晏驾,实可叹宗太祖命染黄纱。

       你可敢把真情公诸天下,你可敢把桩桩件件、

       里里外外、前前后后、一五一十来回答。

       骂昏王骂得我口干噪哑,狗奸贼在一旁他一言不发。

       恨不能把昏君千刀万剐,恨不能把昏君付了铜铡!

       德芳儿你随娘打朝劫驾,看一看赵二舍他敢剐敢杀!

赵光义:

 (唱)贺皇嫂在金殿骂不绝声,眼看这好江山我做它不成!

       常言道好汉不吃眼前亏,我不免花言巧语将她去蒙。

       走上前忙打躬深施一礼,寡人有话皇嫂听:

       人若无错为神圣,凡马无错成蛟龙。

       千错万错为弟错,望皇嫂放宽海量把弟容。

       我不该偏听偏信奸谗语,错怪延景杨元戎。

       太保皇侄怎烈性,人死难以再复生。

       金井玉葬成大礼,把皇嫂养在寿仙宫。

       二太保也封贤王府,我给他盖一座南清宫。

       常随官捧过天子剑,尚方宝剑坠红缨。

       哪一家不尊皇嫂命,先斩后奏弟还承情!

       内侍捧上凹面锏,赐与德芳侯缺龙。

       上殿不行朝拜礼,下殿不辞随意行。

       今日且把御侄封,孤封你:一天王、二地王,

       三才王、四家王、五行、六爻、七星王,

       七六五四三二一,我的儿你是要的哪一王?

赵德芳:

 (白)我就是要的打奸臣的那一王。

赵光义:

 (唱)好……,我就封你八贤王!

       皇侄,下殿来,怀抱侄儿殿上行,说与满朝文武恁是听:

       咱朝里新封个八贤王,要你们南清宫里去问安宁。

       哪一家胆敢违命不去问,我赐他凹面金锏不留情!

       金銮殿上钉金钉,我儿门上钉银钉。

       按说也该把金钉钉,怕只怕,谁为君、谁为臣,满朝文武分不清。

       今日赏儿凹面锏,叔皇与你说分明,

       你上打皇亲并国舅,下打两班文武卿,

       漫说是朝中文和武,有孤王不行正你可也动得刑!

       话虽然是这样讲,还得皇侄多谅情,

       贤王御印交你手,再把皇嫂二次封:

       宫门外三尺禁地赐与你,两厢挂起龙凤灯。

       文武下马又下轿,孤王我也得下辇改步行。

       双手捧起玉玺印,你管到我头上我也得听!

       十万江山你母子管,为弟我情愿做个假朝廷。

 (白)皇嫂:你看为弟安排可好!

贺后:

 (唱)哀家我不稀罕你的假人情。

潘洪:

 (白)国母,皇王御封岂能有假吗?

贺后:

 (唱)骂声潘洪你够奸佞,凭什么功劳在朝中!

       仗凭你女儿长得好,赵二舍把她封正宫,

       梳油头换来你乌纱帽,香罗袄换来你蟒袍红。

       丝罗裙换来的白玉带,小金莲换来你朝靴登。

       仗凭你文来仗凭你武,仗凭你女儿坐正宫。

       你一心要害杨家将,这社稷要毁在你手中!

赵光义:

 (白)皇嫂呀!

 (唱)怨孤王一时忽记了,快将那延景松绑绳。

       孤听皇嫂良言劝,封他为帅保汴京。

 (白)皇嫂你还有何吩咐!

赵德芳:

 (白)母后,咱回去吧!

贺后:

 (白)哎!

 (唱)手拉着德芳儿走下龙庭,把为娘的言共语说与儿听。

       拿江山咱换来了这玉玺印,大太保换来了龙凤灯。

       老王爷换成了这尚方剑,养老院换成了寿仙宫。

       德芳儿你日后要保忠良将,赤心报国要尽忠。

       杨家将军交与你,我儿小心多照应。

       有我儿在来杨家也在,杨家不在你难活成。

       潘洪老贼犯在手,你把他剐骨熬油点天灯!

 (白)儿啊,回宫!

                          (2014年5月2日唐小宝初稿于洛阳)

   

   

  评论这张
 
阅读(3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