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360度观天下

品浩瀚历史传奇,看今朝时政风云,是非功过任评说,千秋故事付笑谈。

 
 
 

日志

 
 

【转载】随便说说(41):豫东红脸王唐玉成创立的“唐派”形成与特点 + 两次唐派演唱会视频  

2015-08-02 21:39:51|  分类: 生旦净末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一向认为豫东红脸只能有一个“王”,那就是唐玉成老先生。那种十大“红脸王”或八大“红脸王”的说法不科学,哪能有那是多“王”?倘若有那么多王,谁都不是王了。由此也想到,那种“十生九唐”(这里“唐”原指唐喜成,而未把唐玉成包括进去)说法也不科学,那豫西、豫东唱红脸的你也低估了他们的人数,何止只占一成!

    豫东红脸唐玉成创造之流派,称之为豫东“唐派”,为了与唐喜成创造的那个“唐派”相区分,通常也称作“唐门”,这是我赞成的。本来“门”与“派”意思区别不大,用在戏曲里,都指戏曲之流派,下文我就混着用了。

豫东红脸王唐玉成创立的“唐派”形成与特点 - 唐小宝 - 唐小宝说戏

(一)豫东“唐派”之形成

    豫剧流派可分地域流派(如豫东调、祥符调等),和以创始人的姓氏命名的流派(如常派、马派等)两种类型。本文为说明豫东“唐派”之形成,只局限于后者。

    豫东“唐派”形成年代与豫剧其他各流派差不多,最早可追溯到上世纪二三十年代,到五十年代流派已初现端倪,以常、陈、崔、马、阎为代表的五大旦角流派,以及唐玉成、唐喜成、王二顺创立红脸流派,牛得草、高兴旺创立的丑角流派,李斯忠创立的净角等流派,已经棱角分明,各具特点呈现在广大观众面前。直到八十年代初,各个豫剧流派才正式出炉。尽管评选过程官方色彩明显,但那时正处于文革后,社会风气比现在要好,对评选结果大部分观众还是能够接受的。

    直到1990年,借“豫东红脸王”唐玉成老先生诞辰95周年之际,河南省虞城县举办了首届唐派艺术研讨会。在这次盛会上,他们广邀四方来客、专家学者、戏曲名流到会,才正式完完整整地提出豫东“唐派”的概念,并深入进行了研讨。还邀请剧坛新秀、唐派弟子来虞参加唐派艺术讨论会,并举办了别开生面,群星荟萃的唐派艺术演唱会(演唱会视频见本文最后附件)。

    参加演出的唐门红脸名家有:朱兴明、张枝茂、刘新民、朱勤堂、付克恭、汪振堂、吴新平、刘忠河、赵辉等。届时李斯忠、夏登路、陈玉英、许颖、李国范等其他流派的名家纷纷前来助兴,甚至山东梆子名家庞洪德、刘君秋也赶到虞城演出了他们的拿手唱段。这次盛会唐派门徒虞城亮剑,显示了唐派传人名家辈出,人才济济,且空前团结,已成为让人不可的豫剧流派。同时也是豫东调的一次聚会,展示了豫东梨园名家荟萃,好戏连台的整体实力。

       继此之后,商丘市及虞城县又举办过三次豫东唐门红脸戏曲艺术演唱会(分别在2005年元月2日、2010年5月26日及2010年6月17日),其中有两次又进行了唐派艺术的研讨。2010年6月17日那一次,为纪念豫东红脸王唐玉成先生诞辰115周年,虞城县举办第二届唐派艺术研讨会,并给唐玉成大师立了墓碑!还有一次是第四次唐派演唱会的延续,在郑州铁路工人文化宫举行了演出专场(和郑州市电视台合办)。
    以上这些唐门演唱会及研讨会虽得到政府部门的倡导和财政支持,但也得到唐派戏迷、新闻媒体、企业老板的鼎力协助,可以说,是各方共同努力的结果。由此说明,唐派艺术已深深扎根于豫东这块沃土之中,有人气,有地脉,深深扎在民众之中。

豫东唐玉成 - 唐小宝 - 唐小宝说戏

1962年秋唐玉成(前排右四)在河南省名老艺人座谈会期间与原商丘地区名老艺人名演员合影留念    

【链接资料】1962年3月举行商丘全区名老艺人会演。当年4月5日推选唐玉成、曹彦章、朱勤堂、王文才赴省演出《反阳河》、《黄鹤楼》、《火烧纪信》。之后于当年10月,省文化局通知唐玉成、王文才、曹彦章、燕守立、杨启超等出席全省老艺人座谈会。唐玉成的《反徐州》唱段,由上海唱片社灌制唱片。

(二)豫东唐派之特点

   这里谈特点,可不是唐派唱腔之特点,那是大部分朋友都知道的。这里讲特点,是指唐派传人之构成,及世人对唐派之偏见等特点。

   豫剧唐门有些不同于其他流派,小宝认为有三个突出特点: 
  1、是门徒众多的流派。豫东唐派中,真正给唐玉成磕过头的徒弟并不多,他的学生,崇尚他的艺术跟他学过戏的,或者说从未谋过面,而是通过别的方式学习唐派的,只要具备唐派神韵,得到公认的,都可列入唐派门下。
唐派弟子和传人众多,师生关系错综复杂,要搞清唐派“家谱”恐怕是不容易的。

   如果把唐玉成的徒子徒孙都算在里面,三代弟子加起来,要有百人之多。在豫剧各流派中间,弟子不算最多,也应该是较大流派之一。 关于“唐门”及下面分属的各个分支,我根据网上资料,曾整理出来一篇博文,题目是《豫东红脸王开山鼻祖唐玉成及其弟子们 》(链接:
http://blog.163.com/tangbianluo_2008a@126/blog/static/139191413201051974123102/),其中对四代传人做了划分,虽然中间还有搞不太清楚的地方,但总体上勾勒出唐门的传承图。如果把唐门比喻成一棵参天大树,那其弟子(包括如李克让、刘玉龙、朱勤堂、杨启超、汪振堂、刘忠河,以及张枝茂、刘新民、陈传明、张家训、谢庆军、朱坤芳等名家)就是这棵树上枝叶繁茂的各个枝杈。
   2、是结构比较松散的流派。上面谈到唐派门徒的构成比较复杂,且下属还有许多门派,但真正被公认的只有刘忠河的“刘派”。对上述名家的唱腔如果作进一步剖析,会发现他们的唱腔会呈现出一些差别,表面看来,似乎不应该归入一个流派。但追根溯源,都绕不开唐玉成老先生,最终都要归结到唐派门下。举例来说,朱坤芳的那段“话儿只能够那样讲”唱段,唱得酣畅流利,连我也快会唱了。回来发现唐玉成的干儿子杨启超的唱段中也有这一段,唱法极其相似,让我恍然大悟,朱坤芳原来是从这里学来的,而他的乳师正是李克让,把他归入唐派,这样脉络不是很清楚了吗!这样的例子还可以举出许多,由此可见,唐派虽表面上结构比较松散,但唐门的整个框架基本严整,传承路线脉络基本清楚,是一个成熟的豫剧流派。

    这里也需要指出,在豫东红脸中,只有一人能引起官方媒体的注意,那就是刘忠河。现在主流戏剧界只要提到红脸流派,就必然说起刘忠河,说起刘忠河,则不再提及豫东红脸的其他演员,这些“只见树,不见森林”的说法十分有害。不可否认,刘忠河对豫东红脸的发展和弘扬都产生过重要作用,但他一个人决代替不了唐门。

    同时指出,豫东唐派基于结构比较复杂,在内部也出现不协调的声音,相互争吵,自立山头也屡有发生,这是必须警惕的。
   3、是毁誉参半的流派。唐门流传地域极广,不独仅限于豫东、鲁南、苏北、皖北等地区,而且在河南许多城市都有流传(在我居住的洛阳也有戏迷传唱)。但唐门并不被个别专家、领导所看好,有些人甚至说这个流派俗、土、杂,唱词粗糙,水词较多,把它说的一无是处,登不了大雅之堂。遇到评定职称,评奖等程序,一到专家和媒体那里,就过不了张。什么梅花奖、文华奖、白玉兰奖、五个一工程奖等那么多奖项,没有一个砸在豫东红脸头上呢?退一步讲,中青年红脸著名演员有几个能评为国家一级演员呢?……我百思而不得其解,真乃令人匪夷所思!

    但有些专家却不这样看,却对豫东唐派给了高度评价,且看从网上搜索到的三段文字:
    1962年,任河南省文化局副局长、中国剧协河南分会主席的冯纪汉,在听了唐玉成表演的《火烧纪信》后,特别撰文,对唐玉成扮演的纪信给予了高度评价:“唐玉成通过自己的唱腔和表演,从犹豫到自愿,表演得很有层次,而且合情合理。一个67岁的老人,还能够作出这样的表演,特别是唱腔还那样洪亮优美,如果没有高深的艺术造诣,是难以达到这样境界的。”

    河南戏剧家协会顾问、中国戏曲研究会副会长荆华认为,唐派艺术具有传承不衰的代表剧目、其唱法有鲜明的与众不同的特点、其唱腔独特而不绝于耳、其观众经久不衰、其继承者和研究者越来越多,这些,就完全可以确立唐派艺术成为一流派的条件。他说,“唐派艺术是祖国戏曲百花园中一株艳丽的花朵”。

    著名作曲家朱超伦在唐玉成先生墓碑揭幕时曾激动地说:“唐玉成先生为豫东调的发展做了非凡的贡献!他的唱腔中有很多原生态的元素,充满着草根精神,地方特色浓郁,可以说一个‘戏弯’值千金哪!”……还对刘忠河说:“忠河老弟,你要深挖一挖唐先生的艺术,这里边有金有玉啊!”

   4.是挖掘传统戏最多的流派。当前豫剧流派在官方媒体上,翻来覆去演的就是那几出戏, 但唐派之众多弟子却翻箱倒柜,从箱子底下排演了许多濒临失传的传统戏,并且制作成视频或录音,为挖掘豫剧剧目,传播戏曲文化作出贡献。小宝可以肯定地说,唐门弟子及传人近几年来,制作视频和录音数量最多,涉及门类最全,包含剧目最为丰富,为其他豫剧流派演员所不能及。如果推选个人制作视频最多者,猜想也当在唐门弟子中(恕我这里不指明姓名),他们这样付出精力,对挖掘传统剧目,传承豫剧文化,是件利在当代,功在千秋,应该是件大书特书的好事。当然其中有些作品制作质量不高,对剧本和演员审查不严等问题,有待进一步研究与提高。就是说,在追求数量的同时,应该把住质量关。


豫东红脸王唐玉成创立的“唐派”形成与特点 - 唐小宝 - 唐小宝说戏

1990年,豫东红脸王唐玉成老先生诞辰95周年,在虞城县举行了首届唐派艺术研讨会上一张珍贵的合影,中间是本土剧作家张锡荣,其余六人都是唐门大家。其中好几位都已经过世。

(三)我为什么偏爱豫东唐派?

    一个人喜欢某个戏曲流派是不需要理由的。我说不清楚为什么偏爱豫东唐派,但也可以就这个问题说下面几点感受吧。

    1、小时候在开封上学,经常星期天到戏院看戏,不知为什么就喜欢上了红脸戏。现在回忆他们的唱法就和豫东红脸的唱法差不多(这也许是豫东红脸常到开封搭班演出的缘故),都是那种粗犷豪放型的,但不同于大腔大口,扯着喉咙吆喝的唱法,激越中带有几分浑厚与委婉;高亢中带有几分潇洒与悠扬。嗓子没有几个好的,有的还有类似刮锅拉锯的“刺啦音”。但他们很会用嗓,说和唱结合的比较好,往往说中有唱,说唱结合,还注重衬字、抢板、闪板、垛句和寒颤的艺术效果,从他们的唱腔中流露出不少唐派的的味道。

    小时候的感受是最令人难忘的,包括听觉感受也是如此。时至今日,我听唐派之红脸唱腔,对好的唱段,如《刘墉下南京》的“刘三秀带人马离了北京”,《兵困南屯》中的“听谯楼打罢了五更五点”,

又如《两狼山》的“话儿只能够这样言讲”,《三打金枝》的“哭了声我的老皇兄”等段子,仍然百听不厌,让人过瘾。他们的唱腔依旧时而如大江东去,一泻千里;时而如涓流跌岩,溪水畅流;时而又如行云流水,脉脉涌动;时而如珠落玉盘,清脆了亮。总让我陶醉于其中,难以忘怀,深深地从唱腔的旋律中享受到愉悦,领略了豫东红脸的表演特色。

    2、小时候听大人议论,河南梆子(即豫剧)是“高粱棵里的戏”。这话从何说起?那年代在豫东一带,高粱是主要秋作物(现在已很少种),三伏盛夏,骄阳似火,正是高粱生长的季节。光着膀子的男人们在密不透风的高粱地里劳作时,汗流浃背之后,为了释放浑身使不完的劲,总爱前三皇、后五帝的扯着喉咙吼上一嗓子。后来经过吸收中原民间小调的质朴旋律,融合黄河流域多种梆子腔(如罗戏、卷戏等)的泥土气息,便形成了豫剧的雏形——河南吼(也称河南讴),当然豫东唐派也是如此。这种说法有它的道理,因为正印证了文人们关于古代诗歌、舞蹈,乃至晚一些的戏剧,皆来自劳动的观点。

    由于豫剧唐派在娘胎里就如此具有草根性,就如此激情高亢,这就注定了她在孩童时期就具备了粗犷豪放的品格。据有人讲,豫东红脸演员都是农民出身,农忙时种地,农闲时搭个台子就唱戏。唱腔都是跟老艺人学的,靠师傅是手把手、一句一段学来的,而化妆是“穷对搭”,有时演员上面穿蟒袍,脚下跌啦个鞋也能上场。那时豫东调就是一个唱,演员站在台子上就一个劲儿唱几十分钟,几乎没有身上动作。后来从田间地头,从农村的土台子到城市的席棚子,再到正规剧场,她的粗鲁、低俗、放荡逐步得到抑制和收敛,而多了些细腻、委婉与高雅,逐步走向了她的成熟。

    3、我小时候就喜欢历史课,这可能是我喜欢唐派的一个原因。豫剧中历史题材的戏不少,包括了常演的列国戏、两汉戏、三国戏,一直到明清的海瑞戏、刘墉戏等历史剧系列。我搞不清楚豫东农民为什么那样喜欢《反徐州》、《地堂板》、《反阳河》、《李渊跑宫》、《闯幽州》、《困南屯》、《刘公案》、《火烧纪信》等涉及历史知识的戏(可能与民间流传的评书、曲艺等涉及历史较多有关)。但豫东唐派红脸戏以历史题材为主,红脸就成为戏中的绝对主角,一个剧团挂头牌的自然也就是红脸,应该是个不争的事实。豫东唐派演绎历史戏,并不拘泥于纯历史框架之内,而是将历史真实与艺术虚构相结合,也就是通常说的“史”与“戏”的有机结合,不见干涩的语句,把史溶于戏中,都是老百姓能够听得懂的语言。这样的例子可以信手拈来,比如《哭头》赵匡胤的唱词:“赵玄郎我生的八字正,七天七夜刮香风。这香风刮够七天整,我的老母亲在小房把儿生。取名讳我叫香汉儿,我长大后也是个闯祸的精。”又比如《地堂板》中老贾永的唱词:“我这好话说够了啊三千万,狗奸臣他还是铁打的心!一娘同胞他都不认,老贾永我操的是哪份心?”这些唱词通俗易懂,具有浓郁的乡土气息和生活气息,就是说,具有鲜明的“草根性”。而这种“草根性”正体现出豫东红脸的生命力,也是红脸艺术能够普及和流传至今的原因。

      语无伦次,想到哪里就写到哪里,就随便说这些吧。下面请看两次影响较大的唐派演唱会视频。

(四)附两次唐派演唱会视频

 前面说及唐派大的演唱会举办过四次,现在选取两次与网友共同来回顾。

1、纪念豫东红脸王唐玉成诞辰90周年演唱会(上、下两集)

 

 1990年虞城首届唐派演唱会节目单(有些变动,仅供参考)

组织:徐德先
主持:王秀琴
1、朱兴明:《反徐州》忽听得大堂口云排三点
2、李斯忠 :《铡美案》见国太
《下陈州》打銮驾
3、何瑞英:《王金豆借粮》刘氏女我只把后房离
4、夏登路:《对绣鞋》
5、张枝茂:《诸葛亮吊孝》赤壁熬兵在南郡
6、陈玉英:《花打朝》小郎门外连声请
7、刘新民:《刘公案》之(铡太师)我的父修书信泪盈盈
8、王树华:《打金枝》唤声亲翁郭子仪
9、赵辉:《刘公案》之(会督)抢来口棺材回衙门
10、朱勤堂:《诸葛亮吊孝》过一天咋不见造箭人手
11、付克恭:《司马懿探山》
12、汪振堂:《反徐州》忽听得大堂口云排三点
13、李娜:《打銮驾》听一言来吃一惊
14、王继阳:《穆桂英挂帅》辕门外三声炮如同雷震
15、许颖:《两狼山》北国的肖银宗战表打动
16、张素中:《跑汴京》
17、庞洪德:《刀劈三关》
18、李国范:《黄鹤楼》打一杆大旗抖在空中
19、吴新平:《包青天》见皇姑
20、刘忠河:《十五贯》一个家住无锡地
《打金枝》唤声亲翁郭子仪
21、刘君秋:《韩吉虎搬兵》

 2、纪念豫剧红脸王唐玉成110周年演唱会

 纪念豫剧红脸王唐玉成110周年演唱会(1—4集)

举办时间:2005年元月2日
节目单及组织、承办人员:
组织--老土(唐门鼓手)  承办--商丘市豫东红脸戏曲艺术促进会
1、唐玉成:《火烧纪信》原唱,吴新平配像
2、司福金、李国范、孔百重、孙海燕:《反杨河》训子一折
3、陈玉英:《破洪州》站立在大军帐传下将领
4、邵留新:《刘墉下南京》
5、张枝茂:《困南屯》听谯楼打罢了五更五点
6、李国范、张伟:《黄鹤楼》
7、景福仓、曹君秋:《下南京》抢棺材一折
8、孙海燕:《下南京》降香
9、黄友良:《诸葛亮吊孝》诸葛亮在灵前珠泪滚滚
10、朱坤芳:《哭头》赵玄郎生就的八字正
11、谢庆军:《辕门斩子》焦赞传孟良禀千岁进帐
12、陈传明:《铡西宫》校尉军且低言来慢高声
13、冯凤岭:《两狼山》北国的肖银宗战表打动
14、张玉东:《司马貌告状》我告天告地告上苍
15、汪振堂:《反徐州》忽听得大堂口云排三点
16、刘忠河、王凤银:《辕门斩子》见母一折

还有一次在2010年5月26日,由河南电台戏曲广播《周末大戏台》走进豫东调红脸王专场演出视频,篇幅拉倒有些长,这里只能给您个链接:http://blog.163.com/tangbianluo_2008a@126/blog/static/1391914132010111775726396/(包括豫东调红脸王演唱会上、下两集视频)  

欣赏上面唱段,不知你看后做何感想?豫东红脸戏深深植根于民众之中,受到好大一片地域的民众的喜爱,光这一点也就够了。同时感到欣慰的是,不少中青年演员已能扛起大梁演大戏了。我曾选了一些非常年轻的红脸演员的视频,能看到豫东红脸的后生可畏,由此写一些唐派之展望,不过受篇幅限制,只能删去了。

最后想说,豫东红脸绝不会消亡,必将在阴霾之后,呈现出光灿灿的蓝天!相信总有一天,那些戴着灰色眼睛冷眼看豫东红脸的朋友,会改换一个角度审视豫东唐派,那种对豫东红脸的“无来由”的偏见会一扫而光,红脸戏会堂堂正正地步入豫剧的最高殿堂!当然,豫东红脸演员也应逐步提高自己的艺术品位,不断用自己完美的作品,来尽可能地促使完成这种转变!

                                                                                     (2013年11月6日唐小宝初稿于洛阳)

 

  评论这张
 
阅读(3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