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360度观天下

品浩瀚历史传奇,看今朝时政风云,是非功过任评说,千秋故事付笑谈。

 
 
 

日志

 
 

【转载】品戏:豫剧著名红脸朱坤芳在豫剧《两狼山》两段戏唱得真好,过瘾!  

2015-08-02 21:27:32|  分类: 生旦净末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品戏:豫剧著名红脸朱坤芳在豫剧《两狼山》及《碰碑》中唱得好 - 唐小宝 - 唐小宝说戏 随便说说(24):豫东红脸戏的现状及朱坤芳演唱的《杨继业碰碑》欣赏(包括唱词) - 唐小宝 - 唐小宝说戏

右图是朱坤芳《杨家将》中扮演杨继业的造型

    《两狼山》是在《闯幽州》之后,《碰碑》前面的一出戏,豫剧连台本戏《杨家将》被安排在第五集。《两狼山》讲的是:双龙会闯幽州一场血战,杨家将为保宋王突围,七郎八虎死伤过半。北国的番王天庆也被杨大郎袖箭射死。肖银宗为报夫仇,又亲率数十万大军二次犯境。宋王传旨命潘仁美挂印为帅,杨家父子马前先行。战场上潘仁美官报私仇,命杨家将军阵临敌,杨家父子孤军作战寡不敌众,被敌军在两狼山围困了七天七夜,内无粮草,外无救兵,杨继业命七郎突围回朝搬兵,数日不见回转,无奈李陵碑碰头身亡,为国尽忠。

      这出戏充分表现了杨家父子最为悲壮,有些近乎惨烈的一幕。杨老将一生为国南征北战,东挡西杀,这次经过双龙会、闯幽州一场血战,七郎八虎死伤过半。在他

身边只留下六郎和七郎两个儿子,被困在两狼山七天七夜,没有吃的,只能紧紧裤腰带,他的战马也饿死了……。

     朱坤芳在戏中扮演杨继业。他出身于梨园之家,父亲朱瑞杰先生是当年红脸王唐玉成的弟子。朱坤芳毕业于商丘戏校,自幼就开始跟唐玉成的大弟子李克让学戏,后来到虞城县豫剧团拜师杨启超。之后又和"白三"、"白四"学习发音。朱坤芳的唱腔优美,大本嗓和二本腔结合完美,声音十分有穿透力,唱腔里高亢中带有几分苍凉,洒脱中带有几分悲壮,粗犷中含有几分细腻,可谓穿帛裂云,掷地有声,形成了自己的独特风韵。如他在《杨家将》中的唱段,在老师杨启超的基础上又加以创新。尤其在《两狼山》中这两段戏更是精妙绝伦,堪称经典。

     写得比较乱,接着说下去。面对此时此景,他怎能不感到无限的苦楚与痛心!“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请看!他“眼望着汴京城眼中掉泪”了。先来欣赏这一段唱腔吧!

上图是朱坤芳的生活照 


1、朱坤芳《两狼山》唱段之一:“眼望着汴京城眼中掉泪”(流畅)


还有一段戏也同样悲凉,请接着看完再说!

2、朱坤芳《两狼山》唱段之二:“话儿只能够这样言讲”

     上面视频的字幕中,错别字不少,请网友自己改去吧!下面仅谈论唱腔。

     看完后你怎样评论他的唱腔?我认为朱坤芳唱这样悲壮凄凉的唱腔,是他最拿手的,唱出了情感,唱出了味道,他的《哭头》是这样,他的《两狼山》也是这样。他的嗓音条件并不算好,据说他爷四个,比起他的父亲朱瑞杰及哥哥朱坤力(都改行啦)来,就数他的嗓音差。为什么他能唱红,被列为豫东八大红脸之一?又能够与他同年龄层的红脸索文化、洪先礼、谢庆军等人相比,稍高一些?我看有以下几个原因:

品戏:豫剧著名红脸朱坤芳在豫剧《两狼山》中唱得好 - 唐小宝 - 唐小宝说戏

     声音的描述是最困难的,本文试图结合他在上述《两狼山》中两个唱段,评析一下他的唱腔特点。

1、朱坤芳会用嗓子,会做戏,他的声带通常拉得比较靠后,常以大本嗓为主,大本嗓与混合嗓并用,有时唱高音又能把嗓子拉到前边,声带就像橡皮筋那样,使发出的声音想高就高,想底就底,收放自如,开合有度。例如“杀杀杀来砍砍砍,灯笼火把杀到天明”、“有老夫今年六十三,六十三又当了先锋官”等句,先底后高,不知音调提高了多少度?他的演唱,不仅是嗓音纯净古朴,高、中、低音转化流畅,衔接自然,而且唱得韵味醇厚,富于弹性。轻时如小桥流水,重时若大江东去;急缓强弱,对比鲜明,起伏通达,刚柔并济,同时,他还善于通过声音来刻画人物的性格情态,把个杨老将临死前的那种悲凉、那份伤感,也有几分由此凸显出的英雄凛然气概,抒发得酣畅淋漓。这一点得益于他的老师李克让、杨启超的指教,说到底,是沾着豫东红脸王唐玉成声腔艺术的光了!

2、朱坤芳唱腔比较稳重,一板一眼都工整,都能把字立于腔中,但他的唱腔并不显得呆板,于行腔之中也很乖巧,用腔弯“修饰”声音。他的用气、吐字非常规范,“气”送的远,“字”咬的清,同时又继承了豫东红脸似唱非唱,似说非说,说唱结合的演唱功力,表现出他的唱腔既大气,又洒脱;有时看似零碎,又很流畅,善于唱抒情的长段子的特点。如“老天爷再给我二十年的阳寿,我这英雄宝刀劈郎山”句,以及从“咱家住河东在火塘”起的表家园一段唱腔,刚柔相济,既浑厚朴实,又粗犷豪放,着实耐人寻味,又别具风采。

3、朱坤芳在戏中的两段唱腔,把杨老将鞠躬尽瘁、舍身报国的凛凛大义,把被围困在两狼山,内无粮草、外无救兵情况下,把角色心潮之涨落、思绪之错杂,层层剥落给观众。演来不温不火,有情有致,感人至深。特别要指出的是,他在演唱时,除了擅长运用偷字、嵌字、闪板等技巧外,他的哀韵(即寒颤)唱法极为巧妙,使人听起来既感到像哭段子,有不同于当今流行的“十三年”、“十六年”及“十九年”等段子,单靠演员挑拨观众的神经来制造悲情。他演唱这些悲段子,悲而不凄,决不是为了引得观众的几滴眼泪,而是从哀怨中感受真情,给人一种激励的力量。他的哀韵唱法在两段戏中比比皆是,就不再一一列举了。

     要说他在这出戏中演唱不足之处有两点:一是唱腔层次安排还不太分明,有“一道汤”之感;二是豫东话口音太重。如果今后能在细节上注意这些,将会提供一个层次。


    他的哥哥朱坤力:虞城卢庙人,自幼受家庭影响,从小入”白四“卢尚忠科班学戏,是开科第一批学生,未出科又到卢尚斌科班锻炼。嗓音、唱功俱佳,很快成为剧团的顶梁红脸。父子四人现在仅其胞弟朱坤芳从事戏曲工作。朱坤力也是过早离开舞台,嗓音也逊色与当年,但唱腔韵味尤在。请听他在《燕京》中一段唱腔。

朱坤力《下燕京》

                                                                 (2013年5月28日唐小宝初稿于洛阳)

  评论这张
 
阅读(2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