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360度观天下

品浩瀚历史传奇,看今朝时政风云,是非功过任评说,千秋故事付笑谈。

 
 
 

日志

 
 

【转载】“三张一周”:豫剧豫西调早期四大须生  

2015-07-19 22:56:47|  分类: 生旦净末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豫剧豫西调流行于以洛阳为中心的方圆几百里区域内,也称靠山黄,或西府调。今豫东调的须生(即红脸)唱腔仍保留其走红的态势,而豫西调的须生唱腔则日渐衰退。剧史料记载,十九世纪末及二十世纪前期,豫西调也非常红火,其中须生张小乾、张福寿、张同庆及周海水四人走红豫西一带,被戏迷称为“三张一周”。他们都出生于十九世纪末期,应该是划为同一个时代的著名演员。由于距今年代比较久远,他们又没有留下任何音像资料,所以几乎被人们所遗忘。我最近把他们有限文字资料收集到一起,并加以整理上传到网上,作为我对他们的缅怀和记念。

   张小乾(1887—1942),豫剧演员,工须生。河南省荥阳县贾峪村人。幼年入荥阳崔庙煤矿矿主朱格安窝班学艺,出科后在荥阳、密县一带搭班演出。后拜老盛三为师,专攻须生衰派行,卓有成就,赢得“越师”雅号。二十年代初曾在郑州搭班。二十年代中期到四十年代初进荥阳太乙班,后搭密县小二斑。一生主要活动在新郑、荥阳、广武、汜水、禹县、密县、登封各县,在豫西广大群众中具有深远影响。

 张小乾的唱念做皆见功底。唱腔在继承老盛三唱腔艺术的基础上,兼融洛阳“戏状元”杨庆贵等诸家之长。倒嗓后,结合自己的嗓音条件,探索出独特的须生唱法,即以本腔为主,真假结合,气口运用巧妙自然,节奏控纵恰如其分。他善察剧情,揭示人物内心世界细腻入微,塑造人物生动形象。做派认真严谨,演来轻松自如,实出精心酝酿,故生活气息浓而不流于俚俗。《五堂会审》中饰演江夏令田云山,“搜衙”一场的节奏分寸把握十分得当,外部动作颇轻,似无所为,而观众分明感应到人物越来越激烈的内心活动。尔后步步紧逼,道白由缓而疾,将剧情推向高潮。观众拍手称绝。在《火烧绵山》中饰演介子推,身背老母上山,迅跑圆场、翻坡下岗、蹉步、上山(桌子),一系列动作干净利落,烧死树下时的痛苦表情丰富多变。整场戏的节奏很快,他能演得疾而不火。

  张小乾晚年坏嗓后,虽不能高亢激昂,而韵味愈显得浓郁醇厚,耐人寻味。其表演做派认真严谨,含蓄深沉。他念白技巧很高,他舞台经验丰富,演来轻松自然,避唱就白,随心所欲,顺势而致,却毫无俚俗通病。。他略有文化,粗通文墨,在《张仪伐苏秦》中将唱词全改为白口,白中夹诗,抑扬顿挫铿锵有致。《收吴汉》中吴母,本为老旦配角,自他扮演始引起注目,即以话白取胜。剧中“讲汉”一场五、六十句道白,喷口而出,如珠断线,字字衔逼,戛然而止。体现出吴母数十年积怨终得爆发时的心情。豫西人传有歇后语:“吴母的嘴——口巧”,即由此而来。

张小乾的表演艺术在豫西鼎立一派,是豫剧界闻名的“豫西三张”之一。张小乾平生通戏三百余出,拿手戏有《盗宗卷》、《烧纪信》、《双孝廉》、《王莽篡朝》、《清风亭》、《抱琵琶》等。晚年身患重病,回到荥阳老家。1942年河南大灾,他贫病交加,卒于家中,终年约六十二岁。

  张福寿(1891—1938),豫剧演员,攻须生。河南省密县人。先后到洛阳水冶班、登封县韩介头科班两次坐科。曾在密县小二班等江湖班搭班,演出于豫西各地。他文武全才,尤擅演马上红脸。以演马上戏,靠把功最佳。他的唱腔属“豫西调”,刚健洒脱,自然质朴,节奏明晰,极有韵昧。行腔以二本腔为主,兼用大本腔,真假声结合较好。武功基础扎实,讲究工架圆润,对表演出场亮相、端带撩袍,抬腿迈步、投袖、捋髯等小动作也十分认真。基本功扎实,出场亮相、端带撩袍、扬袖捋髯等做派讲究,掌握多种绝技。《赶元王》中饰演元王,上桥甩须动作极帅;《下燕京》中饰演赵匡胤,弹垫、备马动作节奏感强,准确优美;《灞陵桥挑袍》中饰演关羽,上桥挑袍,干净潇洒,尤显人物神威。唱腔大本腔与二本腔结合,自然和谐,唱时二本腔多于大本腔,刚健洒脱,节奏明朗,韵味十足。他一生严谨作艺,勤于自勉。一次演出《一摔雪》,说错一句台词,回到后台竟连连自打耳光,难过好久。他会戏很多,靠把戏最佳,常演《反五关》中的黄飞虎、《全家福》中的韩幼奇、《常泰夸官》中的常三纲、《虎丘山》中的白士奇、《乐毅伐齐》中的乐毅、《九龙山》中的岳飞、《撞八卦》中的赵云、《前、后楚国》中的伍子胥、《杨继业》中的杨继业等。老生戏《五台山》、《打状元》等也颇受观众欢迎。1938年张福寿因病在密县来集乡老毛沟村去世,终年四十七岁。 

  张同庆(1893——1949),豫西调著名须生。河南襄县人,7岁坐科于登封卢店刘永泰科班,后又学戏于密县,先后师承杨庆华、张汉生、马清、双城等,开始工青衣、花旦、文武小生、丑,后专工红生(即须生)。他颇有演戏天才,虽是文盲,但记忆力强,教师口传戏文一遍就能熟记不忘,20岁即驰名于荥、登、密、巩等县;20世纪30年代先后在洛阳、郑州、开封、西安江湖班挑大梁。1937年,他同常香玉成立了“中州戏曲研究社”,排演王镇南等所编排的六部《西厢》,演出于开封醒豫舞台,曾轰动汴京。30年代上海唱片公司灌制他的唱片数张,风行全国。

     张同庆嗓音高宽哄亮,雄浑爽朗,大口大腔,略带铜声,行腔时多直腔直调,朴实淳重,加上演唱技法娴熟,被观众誉为“盖豫西”。他的本腔从最低到最高运用自如,特别在农村演出观众距离远听得清,凡庙会演出,乡民云集,人声噪杂,只要他一出场或幕后一声喊,霎时鸦雀无声,被观众称谓、为“二里清”。他口劲强,道白清,吐字匀,色彩浓,大段道白抑扬有致,收放随心;如《四进士》念状纸一段,一百多句话白,一气呵成,在《秦琼表功》中饰秦琼,一连数段话白,字字铿锵有韵,句句如珠落玉盘。

     张同庆刻苦钻研,勤奋练艺,锤炼唱词,他的戏词结构严谨,语言生动、情节曲折,改进了不少豫剧唱词中的粗、俗、水、讹等毛病。由于他功底扎实,刻划角色细腻。在《草船借箭》中饰诸葛亮,通过他的“三笑”表达出诸葛孔明的勇敢机智、计谋过人的性格品质;这“三笑”表现出了张同庆唱做功夫的绝妙,被戏迷称谓“活诸葛”。著名剧作家樊粹庭先生曾对“三笑”作出很高的评价。“诸葛多计谋,三笑见分晓”。

     他人高马大,身段气派,工架端庄,扮相英武,擅演大头老生和帝王将相,堪称一绝,不亏为“三张之首”。张同庆因娶荥阳女子为妻,常住荥阳乔楼乡三里庄村,所以在荥阳演戏的机会特别多。抗日战争胜利后,他应邀在该县曹李镇“国统剧社”领衔,年过五旬的张同庆,在唱、念、做几个方面仍不减当年。他扮演的角色有《五堂会审》中的江夏知县田云山,《反五关》中的黄滚,《赵家楼》中的济公,《站城头》中的申保胥,《盗宗卷》中的张苍等。这些角色给人印象最深的要数《盗宗卷》、《赵家楼》和《站城头》三出戏了。他同他的儿子和男旦陈连堂演出的《盗》剧是最佳的搭挡。这个小戏角色不多,但通过他们惟妙惟肖的表演,把角色塑造得有血有肉;当张苍听到让他交宗卷时,自知宗卷已焚,愁眉苦脸,坐立不安,心神不定,张同庆利用“帽翅,一动一静,上下、左右、前后交替摆动等一系列动作,表达人物思想感情,当得知儿子存有宗卷时,眉开眼笑,逗妻褒子。在观宗卷时,张苍从接宗卷、搌眼,让老妻将蜡烛靠近眼眉,把眉毛烧掉等一系列精彩表演,倾倒全场男女老少。《赵》剧是他在“对戏”时的看家戏之一,有“活济公”的美称。当演至济公替一孕妇生子时,他运用“滚肚”的绝技,观众能看到肠子翻滚的动作,使济公的形像栩栩如生。把“疯僧”演得活灵活现,全剧自始至终充满着挑逗、诙谐、讽刺、幽默的情趣,使人捧腹。《站城头》(又称《申包胥挂帅》)是须生唱功戏,是张同庆的拿手戏,其中申包胥在城头上所唱“申包胥站城头泪交流,伍大哥听我说从头……”长达百余句,间有飞板、哭白、二八快板等唱法,他的刚劲奔放带铜音的唱腔,吐字清晰,声音圆润,即使唱到快板处也能使观众一字不露听入耳鼓。当时的不少戏迷和小学生都能哼唱此段。

     张同庆艺高而傲,主动拜他为师的也只有王同秀、李小才、王二顺、戴小同等少数人,晚年毒瘾过深不能自拔,1950年在巩县文化馆因戒烟致疾而亡。他不注意收徒传艺,致艺随人亡,是豫剧界的一大损失,世人深为惋惜。

 

  周海水(1894—1965),豫剧教育家、表演艺术家。他原籍是河南省上蔡县,光绪末年,他的父亲周马成因为家贫妻亡,领着自己的三个儿子往北讨生,最后到了汜水县韩村(今属荥阳市王村镇)落户。当时,汜水、荥阳一带乡村庙会较多,庙会上又盛行唱戏。当地有许多戏班,唱的主要是豫剧。周马成落户韩村后,带着孩子以在庙会卖汤饼为生。由于天天跟着戏班子转,周海水也渐渐爱上了唱戏。他自幼坐科密县八班,科满留班。后曾到密县超化煤窑大二班、小二班、太乙老班、白寨新太乙班等处搭班演出。周海水开始学的是丑角,后来因嗓音高亢、清脆动听而改须生。他字正腔圆,念白功力很深,抑扬顿挫皆经过精心研练,喷口音合度自然,富有力度,能将人物内心活动与复杂情感聚结于一点,较为突出地表现出来,效果强烈。《卖苗郎》中饰周云太,家中窘迫又遇窃,满腔怨恨,一句道白:“那个狠心贼呀”,“贼”字一出口,总是满堂好。演技出众,逐渐驰名。到了40岁,他成了豫剧界的一介名流。当时,周海水与荥阳的张同庆、贾峪的张小乾、密县的张福寿,合称河南梆子豫西调“四大须生”。

  其表演绝技甚多,最拿手的是“气死功”,能在瞬间眼一白猛昏过去,形象逼真。唱腔为豫西调的下五音,吐字清,行腔圆润,轻松自如,格外动听。其须生艺术于“豫西三张”外独辟一派,号称“三张一周”。

  1928年周海水在郑州创办太乙班,实现了他早年办班创艺的夙愿。后筹资在郑州建起长发戏院。班子阵容齐整,演出甚为活跃。他在长期的艺术活动中发挥了杰出的组织才能。待人宽和,乐于济贫,提携同行,交际尤为广泛。戏班内名家荟萃,无派别之嫌,平等相待,切磋技艺。他的戏班成了各路演员的联络站,促使了艺术的交流。1930年同胞兄周银聚(豫剧名武生)合作办起科班。1933年开始招收女生,周海水重视以言传身教培养豫剧新秀,特意成立了一个“小窝班”,他要求严格,言传身教,并把自己的各种演唱技艺精心教给他们。常香玉9岁随父张福仙搭班学戏,拜周海水为师。崔兰田5岁随父母逃荒到郑州,11岁拜周海水为师。汤兰香、苏兰芬、苏兰芳等相继入班,拜他为师。他言传身教,循循善诱,常说:“戏要琢磨,要进戏,唱不动人不是好唱家。”对演员要求极严,一招一式不容丝毫疏忽。

  豫剧过去的念白多是地方方言,无韵味,周海水吸收京剧里演唱、道白、做工方面的精华,融会在豫剧里面,首创了“豫剧京白”。他的念白抑扬顿挫,喷口音合度自然,富有力度,唱腔为豫西调的下五音。周海水还常请人改进剧情,剔除糟粕,精炼戏词,不断完善剧本。周海水是豫西调艺人,他打破流派界限,1936年两次率常香玉、汤兰香、常年来等全班人员到开封演出,大获成功。他与祥符调艺人张子林在省城开封合演《收吴汉》,使不同风格的演唱方法和表演技巧,兼容并蓄,融会贯通。当时,13岁的常香玉随团演出,在开封以新编《六部西厢》一炮打红。同年底,他又率太乙班进西安,以汤兰香为主演(后改组原班成立了冠英剧社),进西安演出,扩大了豫剧在西北的影响。

  1938年蒋介石炸开花园口黄河大堤,致使郑洛一线难民云集。周海水为解决难民子女生活问题,又在郑州杜岭中街路南的一座小院里,建成“太乙新班”,招收学徒,传授技艺。周海水的科班很重视学徒学戏学方法,要求不单纯模仿老师的唱腔,而是要根据自己的嗓音条件去唱,唱出自己的特色,培养了出

  1938年,周海水离开冠英剧社返回郑州,招收新学员,再度办起太乙科班,演出颇为活跃。曾排演《戚继光》一剧,旨在动员人民奋起抗日。周海水尊重教师,善用人才。太乙班聘请名师贾锁、李金成、许玉川、高保泰(艺名玻璃脆)、赵俊江等任教,合作很好。为照顾老艺人,把他们请至班中,生活上给以照顾,并启发他们发挥一技之长。三十年代末,太乙班培养出闻名剧坛的“豫剧十八兰”:毛兰花、崔兰田、李兰菊、王兰琴、郭兰玉、秦兰花、车兰玉、马兰喜、范兰荣、罗兰梅、陈兰荣、汪兰巧等(“豫剧十八兰”说法不一,请看我的《豫剧十八兰》一文)。她们走向了河北、安徽、甘肃、台湾等地,将豫剧的种子撒向全国。

 1940年后他谋艺艰难,漂泊不定,曾搭班演出。1948年前后在郑州组班演出。新中国成立后,周海水很受鼓舞,率领全班演员多次举行义演,慰问部队。还与常香玉、马金凤等远赴上海、南京公演,捐款支援抗美援朝。1955年返回荥阳,进县豫剧团。1956年调入开封地区豫剧团。晚年从事豫剧遗产的挖掘整理工作,河南省戏剧研究所存的《名老艺人唱腔集》中有他的《伐东吴》、《哭殿》唱段,及口述传统剧本。1962年参加河南省名老艺人会演,献演《清风亭》等折子戏,获得好评。因积劳成疾,1965年因患癌症病死于郑州杜岭中街寓所。戏剧界为他召开了隆重的追悼会,学生常香玉、崔兰田等前来致哀,百余门徒及同行将其灵柩护送到荥阳韩村老家安葬。

                   (2010年4月10日整理于洛阳)

 

  评论这张
 
阅读(2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