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360度观天下

品浩瀚历史传奇,看今朝时政风云,是非功过任评说,千秋故事付笑谈。

 
 
 

日志

 
 

绝代奇才【原创】  

2015-11-01 22:35:40|  分类: 评书武侠,野史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施耐庵—绝代奇才》

 “万世豪杰存照:藏貔貅聊资俊才,隐雄风以待乱世。梁山一百零八名血裔: 
  第一名宋靖国携女红巾军总坛“飞凤旗”旗首宋碧云现存滇南;【天魁星  呼 保 义 ‘及时雨’宋江的七世裔孙 】 
  第二名卢杰携男起凤隐于大名; 【“镇河朔”卢威  ,“玉面狐”卢起凤】
  第三名晁毅携男景龙匿于鲁东翠屏山; 【梁山首任寨主托塔天王晁盖七世裔孙、饮马川六杰之首,人称‘赛玄坛”晁景龙!”】
  第四名吴钺携男“算破天”铁口隐于张秋; 
  第五名公孙曜携男玄入华山紫云洞;【‘入云龙’公孙胜的六世嫡孙——‘银镜先生’公孙玄!】 
  第六名关超‘赛关兴’关猛 流于卢龙;【大刀关胜第七代后裔】 
  第七名呼延立 ‘虬龙鞭’呼延镇国 隐于蓟县;【铁甲将军双鞭呼延灼的第六代曾孙】 
  第八名林纪隐于胶东; 【 ‘一捧雪’林中莺,豹子头林冲之后】
  第九名秦敢携女梅娘隐于广南;【霹霹火秦明】 
  第十名柴安携男林隐于淄川;【‘小旋风’柴进七世裔孙饮马川六杰之五‘山间鹿’柴 林】
  第十一名赛养由基 花九叔隐于滇南;【天英星小李广花荣第五代裔孙】 
  第十二名李曾携男显隐于鲁西; 
  第十三名朱照携男丰隐于胶东; 
  第十四名杨收携男蓝面狼杨思仕于汴州; 
  第十五名索隆携男急元亨隐于淮南;【先锋索超裔孙】 
  第十六名戴戟携男追风校尉’逵仕于济州; 
  第十七名李景隐于鲁西; 
  第十八名史亮携男啸风隐于胶州; 【 饮马川六杰之四‘独目蛟’史啸风,九纹龙史进之后】
  第十九名穆宽携男龙隐于宿州; 【‘大铁尺’穆龙、‘凭着两根七星铁尺打家劫舍,举手无遮拦的英雄穆弘之后”
  第二十名雷凌携男“没毛大虫”振塘隐于鲁西; 【’插翅虎’雷横之后,饮马川六杰之三,‘没毛大虫’雷振塘】
  第二十一名李海隐于鲁西; 
  第二十二名阮鹤携男大武隐于燕州; 
  第二十三名石奔携男“舍命童子”惊天隐于鲁西; 
  第二十四名解雄携男明隐于胶州; 【翦尾猴解明、先祖‘两头蛇’解珍
  第二十五名解蒙携男亮隐于胶州; 【单臂猿解亮,先祖‘双尾蝎’解宝
  第二十六名燕翎隐于翠屏山; 
  第二十七名朱子奇隐于华阴; 
  第二十八名黄杰携男振隐于金陵;【 ‘飞云鹏’黄振 ,‘镇三山’黄信之后】  
  第二十九名孙斌携女板刀观音’十八娘隐于燕州;【病尉迟孙立第六世曾孙女儿】
  第三十名宣诚携男德仕于蓟州; 
  第三十一名郝信携男登仕于卢龙; 
  第三十二名韩刚携男涵仕于庐州; 
  第三十三名彭烈携男澎仕于庐州; 
  第三十四名单柏携男“小共工”泽世居于大都;【地奇星  圣水将  单廷珪 第五代裔孙】
  第三十五名魏芷携男’赛祝融’魏焚海。居于大都; 
  第三十六名肖庄携男文渊隐于颍州; 
  第三十七名裴龙携男兰田隐于胶州; 
  第三十八名杨锦携男孝直隐于翠屏山; 
  第三十九名“六目星官”凌松携男凌放隐于济州; 【梁山泊大寨轰天雷凌振六世裔孙,大名鼎鼎的‘六目星官’凌放,又号元标,】
  第四十名蒋峻携男士藻隐于德安; 
  第四十一名吕嘉“小忽雷”吕俊隐于张秋;【‘小温侯’吕方之后】
  第四十二名郭清“武潘安”郭云 隐于张秋;【‘赛仁贵’郭盛之后】 
  第四十三名安适携男‘赛扁鹊’百川隐于汴州; 
  第四十四名皇甫琼携男荣隐于汴州; 
  第四十五名王洋携男擎天隐于海州;【矮脚虎王英之后】 
  第四十六名扈雷携女慧娘流于大青山; 
  第四十七名鲍正携男洪隐于砀山; 
  第四十八名樊衮携男钟入“四魔洞”; 
  第四十九名项翼携男鼎入“四魔洞”; 
  第五十名李纳携男鼐入“四魔洞”; 
  第五十一名孔升携男“小吕蒙”文隐于和州; 【‘小吕蒙’孔文、乃是当年梁山偏将‘毛头星’孔明、的后人】
  第五十二名孔旭携男武隐于和州; 【‘赛甘宁’孔武,‘独火星’孔亮的后人】
  第五十三名金克木女金小凤隐于东台; 
  第五十四名孟贲携男成武隐于许州; 
  第五十五名侯厉携男杰隐于鲁西; 
  第五十六名陈舜携男济隐于许州; 
  第五十七名杨静携男锋隐于商州; 
  第五十八名郑方携男玄隐于鲁西; 
  第五十九名陶睦携男宜隐于鲁西; 
  第六十名乐韵携男龟年隐于鲁西; 
  第六十一名龚铁携男洪隐于鲁西; 
  第六十二名丁犁携男彪隐于宿州; 
  第六十三名穆菊携男虎隐于宿州;【小铁尺’穆虎、穆春之后】 
  第六十四名曹希携男协隐于鲁西; 
  第六十五名宋鹗携男“彻地手”宋海隐于宿州; 【云里金刚宋万之后】
  第六十六名杜鸣皋携男“摸天手”杜山隐于宿州;【摸着天杜迁之后】 
  第六十七名薛仕携男琦隐于鲁西; 
  第六十八名周继携男延禄隐于翠屏山; 
  第六十九名李化携男豹隐于汴州; 
  第七十名杜梁携男鸣皋隐于汴州; 
  第七十一名朱恺携男一鸣隐于青州;【马川六杰饮马川二寨主‘病关索’朱一鸣,祖上乃是梁山开酒店蒙人的‘旱地忽律’朱贵!】
  第七十二名焦志携男霸隐于济州; 
  第七十三名石磊携男通隐于鲁西; 
  第七十四名孙镇携男不害隐于登州;【“活敬德”孙不害】【小尉迟孙新的六世远孙】 
  第七十五名王敏携男抟九隐于济州; 
  第七十六名郁胜携男岳隐于青州;【架海金梁郁岳,先祖梁山泊头领郁保四】 
  第七十七名白震携男宣义隐于霸州; 
  第七十八名时晦携男“灶上虱”不济隐于淮州; 
  第七十九名段灵携男克敏隐于云州; 
  第八十名张劭隐于湖州; 
  第八十一名张励隐于海州; 
  第八十二名邓浩隐于闽州; 
  第八十三名欧燕隐于鄂州; 
  第八十四名张康隐于襄南; 
  第八十五名邹谦携男无恙隐于沂州; 
  第八十六名邹谡携男去疾隐于沂州; 
  第八十七名宋靖边隐于楚州; 
  第八十八名蔡涣隐于太平;【饮马川行刑刀手‘玉臂狼’蔡遂、‘花面狸’蔡巡,当年梁山大寨‘铁臂膊’蔡福、‘一枝花’蔡庆六代裔孙!”】 
  第八十九名蔡涟隐于六安; 
  第九十名朱恒隐于胶州; 
  第九十一名李南山隐于莱州; 
  第九十二名李春隐于广州; 
  第九十三名李明隐于湘州; 
  第九十四名张傲隐于龙州; 
  第九十五名童渊隐于徐州;【八足水母’童杰,童威后人 】
  第九十六名童浩隐于徐州; 【‘双尾白鳝’童俊   童猛后人】
  第九十七名施元德 侄 施耐庵 隐于苏州; 【金眼彪施恩后裔】
  第九十八名汤擒虎隐于泉州; 
  第九十九名“八臂罗刹”燕燕紫绡隐于济州; 
  第一百名徐文俊隐于蕲州; 
  第一百一名张荫隐于蔡州; 
  第一百二名张蓝隐于蔡州; 
  第一百三名董祈携男大鹏隐于扬州; 
  第一百四名刘玠隐于淮南; 
  第一百五名马坚隐于韶州; 
  第一百六名顾菡隐于彰德州; 
  第一百七名阮鹗携男中武隐于幽州; 
  第一百八名阮鸾携男小武隐于燕州;
武家三杰,‘醉罗睺’武大园,‘小神荼’武中园,、‘病郁垒’武小园 【梁山泊好汉阮小二、阮小五、阮小七的后裔】
潘一雄【病关索杨雄妻子潘巧云的幼弟后裔】
铁勾魔王徐文俊

‘一点霞’燕衔梅
梁山泊好汉‘活闪婆’王定六之后王持九,绰号人称‘拱地龙’
  梁山不肖遗孽宋靖国录于伪元仁宗延祐五年。” 
这白绢上一百单八名英雄,牵涉到当年梁山大寨中一百零六位前辈,即除开鲁智深、武松二位方外之士外所有的头领。其中七十三位已记至第五代裔孙,三十五人却是第六代传人。由于这白绢上的名册乃是宋靖国前辈三十年前所录,故尔如今年纪在三十岁以下者均未载入,其中有关猛、呼延镇国、燕衔梅、林中莺、李黑牛、李金凤、朱尚、吕俊、郭云、金小凤、燕绿绫等人。据俺这十余年悉心查访,到此时为止,这白绢上一百零八名梁山后裔中已然查实、相聚或互通音讯者为九十六人,其中惠州一役阵亡的七人,翠屏山一役战死的朱丰、张豹、裴兰田、周延禄、杨孝直五人,共计十二位英雄已然绝嗣;另有三人投靠朝廷作了鹰犬,即公孙玄、秦梅娘、董大鹏;余下的便是今日在山寨聚义的六十位好汉,再加已在滁州大营的樊钟、鲍洪、项鼎、李鼐四人,‘吓天大将军’张士诚营中的索元亨贤弟、乌桥大营里的王擎天、金克木二位好汉、洋河集童氏双杰以及经扈慧娘救助现在颍川、蕲水等义军大营的十一位英雄,外加新到饮马川大寨的安百川先生,共计八十一位梁山后裔,恰恰凑成个九九之数。想来这也是天意使然!”
吴铁口笑道:“贤妹不必担心!白绢上所记的余下十二人,俺已默出:其中
张劭、张励二位必是当年梁山张顺、张横前辈之后,
宋靖国前辈则极可能是宋清宋大英雄的嫡传后裔,
张康、刘玠则无疑是当年梁山前辈张清、刘唐的血嗣。
张荫、张蓝隐于蔡州,当是当年‘菜园子’张青的两个远孙,
李明、张傲、朱恒三人来历尚待查实,想来亦与当年梁山上的某位李姓、张姓、朱姓人物大有瓜葛,至于
马坚,极可能是当年‘铁笛仙’马麟一支嫡派,而那
顾菡,则多半是一位巾帼英雄,依俺揣度,说不定就是当年梁山大寨‘母大虫’顾大嫂娘家子孙!” 

“梁山寨主及时雨宋江六代裔孙宋靖国之墓。” 
  
  “梁山寨主托塔天王晁盖六代裔孙晁毅之墓。” 
 “梁山军师智多星吴用六代裔孙吴钺之墓。” 
  “梁山元帅玉麒麟卢俊义六代裔孙卢威之墓。” 
  “梁山正将小李广花荣六代裔孙花九之墓。”
 
梁山泊 
  的生死搭档,人称‘武潘安’郭云。” 
  ,
  。 
当年梁山大寨智多星吴用吴大英雄的嫡系血裔,却也与他有不解之缘。想当年梁山泊一众好汉征方腊回来,受了朝廷暗算,吴学究听说宋江在楚州遇难,星夜赶到墓前,痛哭泣血,吊祭亡灵之后,与那花荣花头领双双缢死在坟台柳树之上。可怜堂堂一位顶天立地的好汉,死后竟无子息,眼看绝了吴氏一门香烟。远在河北任上的患难兄弟神机军师朱武闻此讯,哪里忍得住心头痛楚,立时挂冠而去,率着妻儿来到山东郓城县,对着吴大英雄的灵位拜了八拜,然后命自己的一个儿子跪倒在吴学究神主前,歃血盟誓,过继在吴氏门下,承继吴学究的香烟血食。并且对天立约:从今往后,生二子便一姓吴一姓朱,独子单传则以吴为姓,世世代代,以此为训。” 
个是饮马川寨主“赛玄坛”晁景龙,
一个是“没毛大虫”雷振塘,一个是“独目蛟”史啸风,第三个便是“舍命童子”石惊天
当中正位两把交椅上铺着虎皮,端坐着“吴铁口”与晁景龙,两厢各排了八把栗木交椅,花花绿绿地铺着豹、豺、鹿、驼各式毛皮,左侧坐着六个好汉,当头的便是饮马川二寨主“山间鹿”柴林,下首依次是“病络索”朱一鸣、“没毛大虫”雷振塘、“独目蛟”史啸风和“舍命童子”石惊天,最末位坐的是“架海金梁”郁岳。 
  右侧坐着七条好汉,首位是“拱地龙”王抟九,下首挨次便是“剪尾猴”解明、“单臂猿”解亮、“大铁尺”穆龙、“小铁尺”穆虎和蔡氏兄弟。 


  说毕,他将黄振请到位上,吩咐亲兵掇来七把交椅,对卢起凤说道:“卢家年兄,既是梁山一脉,也就不必拘礼了,还是请众位英雄入座,慢慢叙话的好。” 
  卢起凤点点头,招呼余下六人落座,然后说道:“饮马川列位好汉,这几位都是俺一路上察访出的梁山英雄后代,倘若一一自报家门,未免落了俗套,还是由俺登坛点将罢!” 
  说着,他指着两个身着英雄氅、头戴范阳笠的汉子,对众人说道:“这两位,一个是俺在苏州大牢里救出的死囚,一是俺从葫芦岛上赎出的斩犯,大名鼎鼎的‘驱风将’宣德与‘拿云手’郝登,乃是当年梁山好汉‘丑郡马’宣赞与‘井木犴’郝思文之后。” 
  说着,他又朝下首两个彪形大汉点点头,说道:“这两位也是武将世家,元朝庐州都元帅余廷心帐下龙虎二将,是俺凭三寸不烂之舌,说得他二人叛了朝廷,弃官出走。上首一位惯使一杆点钢枪,寻常百十人近他不得,故尔人称‘韩一枪’韩涵;下首这位则仗着两柄乌金锤打遍江南九座军州,人称‘乾坤锤’彭澎。想不到当年梁山大将‘百胜将’韩滔与‘天目将’彭圮的后人,几几乎作了元人的鹰犬
赛祝融’魏焚海。” 
  说毕,他走过去拍一拍下首那黑矮汉子腰间的葫芦,说道:“这位兄弟的‘漫地葫芦’就更其神妙了。不过,倘若试演起来,这聚义厅只怕要淹成泽国,改日临阵之时,众位再开眼界罢。只因他将这葫芦中的机括伸入江河湖海,立时便可注地成河,故尔人称‘小共工’单泽世。” 
白莲教河南总坛赵大龙头帐下的好汉, ‘小吕蒙’孔文、‘赛甘宁’孔武,乃是当年梁山偏将‘毛头星’孔明、‘独火星’孔亮的后人。” 
  两人点点头站过一边。宋碧云又指着两个虎墩墩的黑矮汉子说道:“这两位乃是随州红巾军大营明玉珍大头领麾下的战将,大名鼎鼎的‘虎眼金刚’邓龙、‘铁头太岁’马威,他二人祖上,乃是梁山英雄邓飞、马麟。” 
  两人走到施耐庵、林中莺面前唱了个大喏,踅过一旁。 
  宋碧云又指着两个黄脸大汉说道:“这两位,乃是韩林儿韩总舵主坛下的大将,一位叫‘摸天手’杜山,一位名唤‘彻地手’宋海,乃是当年梁山泊头领杜迁、宋万的后人。” 
翠屏山殉难英雄的家眷:其中有当年梁山英雄“美髯公”朱仝六世裔孙朱丰之妻梁氏及妻妹秀琼,“没羽箭”张清裔孙张豹之妻宋氏及两姨云娘、杏娘,“铁面孔目”裴宣后裔裴兰田之妻霍氏,“锦豹子”杨林后人杨孝直之妻郑氏及小姑碧君,“小霸王”周通后人周延禄之妻王氏及二女娟儿、婉儿。“出云鹏”黄振等人也从中认出了盐城、鹿邑之役被俘的绿林义士眷属:其中有白莲教河南总坛赵均用麾下梁山后裔“小吕蒙”孔文之妻张氏,妻妹淑贞,“彻地手”宋海两女宋丽蓉、宋秀蓉,“摸天手”杜山之妹玉娘、美娘、锦娘。众人说起那些死难壮士的忠勇,不觉又涕泗横流,感慨唏嘘。 
  那些烈士眷属揩干热泪,又一一指认出被余廷心等人惨杀的几名女子的生世来历。计有当年梁山英雄“打虎将”李忠后人李豹之女霓裳、云裳,“笑面虎”朱富后人朱行武之妹朱丽娘、朱倩娘,“催命判官”李立后人李南山之女红菱。剩下一位殉难女子,正是胸口上兀自插着带血长刀的那个少妇,一时却无人知道她的姓名来历。
‘操刀鬼’曹正的后人‘八臂灶王’曹协。”那瘦汉唱个喏道:“俺,‘病大虫’薛永后人‘秃尾豹’薛琦。
燕绿绫
秃尾豹’薛琦
这李氏祖籍太湖,自从混江龙李俊跟随宋江南征北剿,揭竿举义之后,阖家都搬入了梁山泊义军水寨。宋江被鸩屈死,李俊一气之下弃官远飏海外,重做那杀富济贫、打家劫舍的勾当,临走时留恋梁山义气,便嘱咐一个结义兄弟悄悄将最小的儿子李恢带到梁山泊附近的渔村中寄养,要他常瞻水泊风物,不忘父辈业绩。李氏的这支血裔绵绵不绝,传至李海这一代,已是第六世裔孙了。‘搅海龙女’李金凤
正是那史文恭第七代裔孙史绳武夫妻。十五年前,便是这两个奸贼,从海州贩布匹路过山东,被晁家兄弟之父晁毅劫上翠屏山大寨,这对夫妇诡称家中有八十岁老母,改了名姓,骗过了山寨一众好汉。那晁老前辈生性忠厚,不仅未曾难为他俩,而且留下两夫妇在山寨饮宴了三日,指望他们下山之后传扬绿林义士为民仗义的情形。谁知这两个狼心狗肺的男女,受德反噬,恩将仇报,下山之后,不仅不为山寨扬名,竟然为了贪图五百两银子的赏赐与九品教官的禄位,立时到山东行省衙门告了密。朝廷闻讯,夤夜发了三万大军,教这史绳武夫妻作眼线,从翠屏山后头的秘密栈道偷偷袭上大寨!” 

白莲教史载兴起于南宋末期。斯时宋康王南渡组成偏安小朝廷,终日沉湎酒色,搜刮黎民。金兵铁骑饮马长江,虎视吴楚,村社丘墟,人民涂炭,却不闻不管。百姓们走投无路之际,便将愿望寄托于神灵身上,一时间传说蜂起。不久,金国海陵王大军南侵,江北千里赤地,偏偏宋兵以羸兵馁卒在淮泗一带打了个出人意外的大胜仗。百姓们欣喜若狂,奔走告慰,说是正在鏖战之时,从天上降下一位女菩萨,不知便了什么法术,一时间天昏地暗,飞沙走石,将海陵王的几十万大军扫荡净尽。有人说那女菩萨拿的是净瓶杨柳,有的却说拿的是一朵白莲。另一种传说,却是湖广德安府有一位美貌善良的少女,出嫁后事翁姑至勤至孝,待叔伯小姑们谦和仁爱,谁知丈夫一病不起,她尽心服侍汤药,无奈大限到时无药救。丈夫死后,邻里中有恶人妄图欺凌于她,她不屈投湖,变成一株洁白的莲花,化作仙人惩治了恶人。此后,只要乡里有求,她是应答如响,常常现身罚恶济善。乡人们怀念不已,立庙祭祀,称为白莲圣母。 
  这传说尽管不免虚缈而附会,百姓们却寄托了向往。慢慢地,传到了那些啸聚山林,驰骋草莽的绿林豪杰耳中。淳熙末年,浙江清溪洞方腊余党中的有识之士,为了广招伙伴,争得民心,竟将白莲圣母奉为护佑神人,立坛塑象,号令部众,第一次打起了“白莲教党”的旗号。慢慢地,又将义重如山的关羽奉为圣将,把抗敌保国的穆桂英尊为护国神女。待到元初,会首们慕当年水泊梁山的气势,在“白莲圣母”坛前,会首龙头驾下,添了一百零八名大小坛主,称之为一百单八将。教中的规矩,也随着时间的推移,由简到繁,搞出了凛然不可违犯的礼仪规章。除了会首龙头和一百单八将外,那名擎剑司仪的高挑身材的人物,便是有名的“护教总管”。 
  传到第四代坛主杜三枪、曹老大这一辈,元朝正值鼎盛时期。朝廷慑于“南人”的反抗情绪,加之几十年的浸润,对于华夏的文明和百技百业的精湛技艺倾心敬慕,朝政宽弛,奖励农桑,那严酷的蒙古、色目、汉人、南人四等人种制度也稍稍淡缓一些。白莲教首受到这些“仁政”的迷惑,建教时的那强烈的民族气节和规复意识日渐淡漠,许多教友已由呼吁“杀鞑子,扶汉家江山”,转而趋向行医布道、济世救人一途,大小会首们也乐得啸傲林莽,混迹市曹,有的甚而结交富家,奔走庙堂,做了达官府中的清客、林泉下的富家翁。迄至顺帝初年,朝野腐败,丞相伯颜等一帮穷凶极恶的大臣把持中枢,残害贤良,为达禁锢天下的图谋,朝仪纷纷以为:白莲教会党日众,又是以规复汉人天下相“煽惑”,实是乱党渊薮,心腹大患。于是经过周详部署,各行省、州、县一时发难,大捕会党,屠戮教众。白莲教一时竟被打了个旗倒坛坍,落花流水,两年之中,六省数十万教众一时星散。朝廷大狱人满为患,城头荒野悬头积尸,酿成了一场惨祸。 
  离离原上草,野火烧不尽。就在朝廷额手共庆升平之时,湖广、江淮一带白莲教韩山童等起义失败后,白莲教一个小会首刘福通经过数年经营,拉出了一支人马,杀官差,劫饷银,掳钦差,焚城廓,徐、宿、淮、颖一路官兵望风而溃,一时金戈铁马、鼓角刁斗,东南一爿天地竟尔搅起了漫天的烽烟。 
  就在举国志士注目中原战场之时,谁知这支红巾军近日却是偃旗息鼓,不闻动静。有人传说元廷派出王保保和察罕帖木儿两员科尔沁骁将追剿刘福通,大刀长矛的会党抵挡不住强弓硬弩的蒙古铁骑,濮、卫一战,红巾军全军覆没,首领刘福通被押解燕都,凌迟而死。又有人悄悄传言,说是刘大龙头雄心勃勃,早已订了一条神奇的计谋,已经与朝廷中的几个要人结下内应,潜踪晦迹,全军化作百姓,分几十路向燕都进发,只等八月十五禁阙会师,直捣黄龙,杀了蒙古皇帝,重建大宋江山。老百姓们疑信参半,不过,数月之内红巾军的确是不再轰轰烈烈,古淮河两岸委实是极少再看到那些头系红巾、腰扎白莲的战士了。 
  谁知此刻,这支义军却在这个镇上聚众议事。这个镇子东临高邮湖,数百里盐滩人迹罕见;西边是淮河边上淤积的沼泽,常年只有扁舟双桨方能出入外界。眼下,这镇子上的百姓家家都是会党,青壮男子都参加了红巾军,连稍稍胆大的少妇少女也都当了女军。刘福通禁令森严,不许一个人走露红巾军在乌桥驻扎的风声,所以,除了这数百名义军和蜇居陋室的乌桥妇孺,外边没有人知道,红巾军的总坛三个月前早已移到了此处。
掌坛大龙头刘福通
飞凤旗首花碧云  母亲卢美容
施名彦端,又号耐庵先生
‘八臂罗刹’姓燕名紫绡,乃是当年梁山泊锦毛虎燕顺后人,

“元朝至元初年,寿春城西六十里的一派山峦之中,有一户人家,户主名叫花九叔,妻子名叫卢美容,膝下只有一个女儿,年方十四。这一家人乃是梁山好汉神箭将军小李广花荣的后代。花九叔少年时候随着南宋抗元名臣文天祥、张世态转战鄂州、临安,不久元兵南下,他又投到一支抗元义军的麾下,逐鹿中原,转战淮泗。后来宋亡东南,元人入主中原,花九叔便隐居到这寿春山中。一家三口不问世事,老少敦睦。那花九叔从祖上继承下了神箭绝技,寻常时百步穿杨、半空射雁,万马军中箭射上将咽喉,出手之快、控弦之准、开弓之力,教人目夺神摇,令敌酋闻风丧胆,二十岁时便在江湖上留下一个美名:‘赛养由基’。眼下隐居山林,时日充裕,精神闲适,他便每日在丛山林间演习一桩神异的武功。他觉着携强弓挟硬弩,驰骋疆场为官家效力,已是永不再有的往事,在这豺狼当道的世道,须得为后辈传下一桩护家防身,夜黑复仇的精巧绝技。于是,便将马上功夫略略变通,化为马下功夫,将长弓健弩稍稍演进,苦练出一套‘流萤箭’的暗器功夫。那流莹箭长不满四寸,重不足二两,用纯钢点了箭镞,打出麦芒样一道倒挂须钩;那箭羽更是奇特,乃是用野鸭腹部的茸茸羽毛缀成,出手之时,鸭绒便可消除短箭飞行的呼啸之声,任你听风辨器的功夫再深,也难在仓促之间觉察出来。发箭之时,能将十支短箭电射而出,十名敌手瞬息间便可饮羽而亡。花九叔为了不致引来江湖上的暴客,既不留下什么‘警诀’‘秘籍’,也不显山露水,除了自己演练之外,便是将这门招式传给自己的女儿。” 
:‘按祖辈传下的规矩,俺花家世代只与梁山好汉的后代通婚。因为当年祖上立下家训:凡我梁山子孙必须心存忠义,救民于水火之中;如有贪图富贵,附逆投敌、助纣为虐者,群起而攻之。为父在文丞相军中,巧遇当年梁山好汉卢俊义的远孙卢杰兄弟,也就是你母亲的堂弟,曾经作了大媒,将你许配与当年梁山泊好汉双枪将董平的后裔董大鹏贤侄,近日听说大鹏贤侄为人忠厚、品德端正,又是一位读书识礼的士子,这桩亲事就此定了。倘若孩儿你心下也肯的话,明天为父就要托人将这封信送到扬州,叫大鹏贤侄前来迎娶。” 

饮马川。只见一马平川上戈戟耀日、旌旗如林,留守在山寨上的郁岳、王抟九、孔文、孔武、杜山、宋海、穆龙、穆虎、解明、解亮、邹无忌、邹去疾等十二员头领早已列队迎下山来。
孙十八娘居首,燕紫绡、燕绿绫、李金凤、林中莺、燕衔梅以及从朱家庄地穴中救出的十八位女眷分齿序落座,其中“小吕蒙”孔文之妻张氏、妻妹淑贞已与他见过,“彻地手”宋海亦与两个女儿丽蓉、秀蓉团聚,“摸天手”杜山的三个妹子玉娘、美娘、锦娘也已会过兄长,此时一齐陪着在翠屏山阵亡的好汉眷属:朱丰之妻梁氏姊妹,张豹之妻宋氏姊妹,裴兰田之妻霍氏,杨孝直之妻郑氏姑嫂,周延禄之妻王氏及二女娟儿、婉儿,轮番把盏,众遗孀念及亡夫生前恩爱勇烈,不觉又心痛如绞、呜咽啜泣。女眷们又各各劝慰了一番。 
吴铁口便从袖内掏出那幅白绢,双手捧给宋碧云。说道:“宋家妹子,令尊宋靖国前辈以毕生心血藏下的这幅白绢,幸而安然无恙,此时特来交割,还请查验区处。” 

一个是“舍命童子”石惊天,一个是“没毛大虫”雷振塘,“活敬德”孙不害【小尉迟孙新的六世远孙】!” 

“小共工”单泽世率着数百名“葫芦兵”乃祖梁山‘圣水将军’单廷珪的真传,祖祖辈辈又作了些创见。黑葫芦里哪里装的是什么神药,乃是分两层装着垩石与泉水,对敌之时,一旦按动机括,那垩石一遇泉水,立时变得沸沸滚烫,胜似开锅之水,然后激喷而出,休讲血肉之躯,便是那活毛猪亦自要烫得烂熟!那些元兵今日可尝了苦头!” 
这委琐瘦汉不是别人,正是当日在洋河集上会过一程的徐文俊。他的两边,各有三位英雄,左手是老将朱子奇、少年将军朱尚与“灶上虱”时不济;右手乃是一男两女,厮役打扮的那个年轻汉子正是滁州大营帐下的“小三子”蓝玉,乌云斜挽,绣裙飘飘的那位少女却是燕绿绫,红纱包头,锦带轻飏,站在高阜上正用弹弓打人的妇人正是那“八臂罗刹”燕紫绡。只见七条大虫挚动兵器,徐文俊一根铁钩如奔星掣电,朱子奇那杆金背大刀威风凛凛,朱尚一柄青钢剑似流云飞瀑,蓝玉那柄八棱紫金锤使得性发,亚赛漫天滚雷,燕绿绫两柄绣鸾刀翻飞游弋,恰似天雨散花,燕紫绡的银弓神弹浑如夏日飞雹,直认着敌手的眉心乱打,至于那时不济,则似嬉戏的怪猿,在树枝间飘忽腾挪,五只利爪倏忽便抓向蒙古大汉的咽喉,端的是出手如电。那一队元兵哪里禁得住这番冲击,立时便似雨打残花,一阵唿哨,随着那察罕帖木儿落荒而逃。 
当先四条好汉,正中那位角巾青袍,削面秀髯的先生,正是齐鲁义军第一位头领——“算破天”吴铁口,左边两人,一个头裹英雄巾,身穿宝蓝色团花英雄氅,一个黄锦包头,鹅黄英雄大氅,两个人都绰着方天画戟,却似一对少年兄弟,正是张秋镇上显过神威的“小忽雷”吕俊与“武潘安”郭云。右边一位英雄,虎脸虬髯,古铜面皮,头裹六角壮士巾,身着赭色湖绉夹袍,脚登一双踏倒山软底快靴,手里未执兵刃,却拿着一只划着周天三百六十刻度的铜盘。施耐庵一眼便认出,此人乃是在长清县做过假“县令”的“六目星官”凌元标。 
  施耐庵见了这四人,不觉以手加额,叫了起来:“哎呀呀,有吴仁兄亲自押阵,今日大事成矣!

马庄驿的‘追风校尉’戴逵
‘赛扁鹊’安百川   乃当年梁山泊大寨神医安道全的后人

王保保这个“山东王”,便是那“三界无常”董大鹏

朱光卿起事后,从赣、闽一带丛止之中投军的七条好汉带来,领头二人,
一位名唤秦嗣杰,惯使一杆狼牙大棒,一旦使动,端的是万夫莫当。
另一人名唤徐若水,使一柄勾镰枪,百万军中取上将首级,如探囊取物。手下五人,
一名欧光弼,一名邹弘正、一名杨家烈、一名邓国忠、一名汤擒虎,都是上等的好身手。义军占了增城之后,朱光卿为了犒赏这七位英雄,给他们封了官职,且特别加恩,教他们将家眷取到军中,共享富贵。 
乃是当年梁山泊大寨七位英雄的后代!秦大哥的祖上,乃是那霹雳火秦明
,欧大哥祖上乃是那摩云金翅欧鹏,邹大哥祖上名叫出林龙邹渊,
那杨大哥乃是梁山泊锦豹子杨林的后代,邓大哥的祖上则是那有名的火眼狻猊邓飞,
汤大哥祖上却是名叫金钱豹子汤隆。至于俺的祖上,乃是梁山泊当年大破连环马的主将金枪将徐宁!
梁山事败之后,俺们七位先祖早知造反没有下梢,便将家眷悄悄送入深山,以防朝廷搜杀,绝了骨血。’ 
!” 

‘入云龙’公孙胜的六世嫡孙——‘银镜先生’公孙玄!” 
梁山后人萧文渊、蒋士藻,李黑牛、李显、乐龟年
第一队,俺与饮马川六杰、阮氏兄弟、关猛、呼延镇国居中,李显大哥率回龙庄七雄作右翼,
荡寇将军铁尔帖木儿;右边那黑盔黑甲,形如黑塔的蒙古悍将便是铁骑虎将察罕帖木儿;左边立着一员汉将,身着绛色战袍,倒绰长戟,这便是在朱家庄屠戮过女俘的三品骑都尉“小韩信”余廷心。 

元廷第一员统帅、“山东王”扩廓帖木儿——王保保 鎏金七环泼风刀
“四大天王”:
“镇海黄龙”完颜帖木儿  赤缨雪刃霹雳枪
“卷毛狮王”巴彦帖木儿  水磨镇铁宣花斧
“撑天鬼王”托托帖木儿  丈八蛇矛;
“铁骑虎将”察罕帖木儿  翻江搅海点钢挝
“十三太保”
第一条好汉 秃鲁不花
第二条好汉 苏辛不花
第三条好汉 哈喇不花
“四太保”鄂伦不花
“五太保”术赤不花
“六太保”海都不花
“七太保”亦黑不花
“八太保”迷失不花
“九太保”阿合不花
“十太保”桑哥不花
“十一太保”迷楞不花
“十二太保”默渥不花
“十三太保”蒙哥不花。 
  
清河郡主  
“女霸都’贴身侍女青云其其格
  评论这张
 
阅读(26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