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360度观天下

品浩瀚历史传奇,看今朝时政风云,是非功过任评说,千秋故事付笑谈。

 
 
 

日志

 
 

【转载】眼光宝卷  

2014-11-05 21:26:02|  分类: 评书武侠,野史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今世纯阳主《眼光宝卷》

天地日月星,为人靠光明。
有眼天堂路,无眼地狱门。

恭敬天地日月星,为人在世靠光明。
有眼就是天堂路,无眼就是地狱门。
  说者《眼光宝卷》,一部劝善。此卷出在宋朝真宗皇登位之时,有一贤人出在江苏省阜宁县东门外路家庄。此人姓王名京,娶妻张氏,家该良田万顷,万贯家财。
王京有钱称员外,张氏夫人号院君。
夫妇二人都行善,斋僧布施诵经文。
行善之人不绝后,生下二子后代根。
  长子取名叫有金,次子叫有银。长大成人,娶了两房媳妇,一家和睦,生活快乐。老身两个,来家纳福。
一家团圆多快乐,善恶分开各表名。
有金生性多孝顺,听从父母积善因。
斋僧布施做好事,济苦怜贫有善心。
有银一见心中恨,看见舍财怒生嗔。
一家吵闹不和睦,兄弟分开两处蹲。
父母双亲轮流养,各开门户过光阴。
  且说,王员外见两个儿子不相和睦,劝说不听,气成一病。
员外得了嗝气病,朝轻夜重了不成。
热来如同钢炭火,冷来犹如水浇身。
一日三来三日久,看看不久命归阴。
  张氏院君见员外病重,有银又不孝顺,心中又愁又恨,忧忧闷闷,忧闷成病。
东村延医无用处,西庙求神佛不灵。
一朝病重归阴去,合家啼哭好伤心。
忙买棺木来入殓,出丧殡葬造坟茔。
儿媳双双来守孝,追荐父母早超升。
  弟兄二人,守孝三年,请了僧道超度,除灵脱孝。
  有金说:“兄弟,父母在日之时,一生行善,四书上说‘父在观其志,父没观其行,三年无改于父之道,可谓孝矣’。我们也该吃素行善!”
有金为人多行善,有银不听半毫分。
各样生灵都吃到,盘剥穷人下狠心。
十恶淫为首,百善孝为先。
善恶终有报,因果在苍天。
  且说王有金夫妇行善,四值功曹奏表。玉主得知,吩咐将天宫仙童仙女送下凡尘,到王门投胎出世。陈氏有孕在身,十月满足,瓜熟蒂落,生下一子,取名叫做德郎。
生来仙风并道骨,慢慢凡间长成人。
  时隔四年,陈氏又生下一女,取名叫罗娘,容颜美貌,二目光明,聪明伶俐。
生来龙胎并凤体,本是仙童仙女下凡尘。
有金夫妇多欢喜,一双男女可称心。
  且说有金夫妇二人见兄弟有银不肯行善。
只顾眼前多快乐,不想来世再为人。
只图口腹吃得好,哪顾自己作孽深。
打僧骂道不布施,欺笑修行念佛人。
盘剥穷人无慈念,孽障作下海能深。
  王有金说:“夫人今朝是元宵佳节,我来备起素膳筵席,请二弟夫妻二人前来,劝他一番。”陈氏说:“好哩。”随即叫安童前去约请!
安童听见这一声,哪敢耽搁片时辰。
一路之中来得快,西庄去请王有银。
  安童说:“二主公、二主母,我奉大主公之命,特来请你们前去饮酒!”这遭,王有银夫妇二人高高兴兴来到东村。
兄弟行个家常礼,携手同行到高厅。
素茶酒席摆一桌,百味果品色色新。
酒过三巡方已毕,有金开口说原因。
  有金说:“兄弟呀,我你同胞弟兄,直言相告,为人在世,应该修心行善,要把钱看淡泊点,朱夫子家训上面说‘自奉必须俭约’。贤弟呀,
奉劝你今转回心,不做贪财刻薄人。
前世修来今享福,今世不修来世贫。
不信向善空错过,失落人身哪里寻。
奉劝兄弟持斋戒,及早回头发善心。”
  有银一听,一点总不信。“哥哥,这些鬼话,只好骗骗那些愚昧无知格人。人家说,烧香烧树皮,磕头磕烂泥,烧香念佛,吃素修行,有底高道理?
我今说与大哥听,何必吃素念空经。
有吃有穿真福分,荣华富贵哪里寻?
我图眼前多快乐,那管来世再为人。
修仙成佛总是假,那有修行成世尊。
可曾看见人成佛,何人修道上天门?
你信修行我不信,算来由命不由人。”
  不表他弟兄争论,再表南海观世音菩萨早已得知。他同善才龙女,变作三位僧人,来到王府门前,门公通报,主人知道。
兄弟二人忙散席,迎接僧人到高厅。
宾主施礼来坐下,用茶解渴说原因。
  王有金吩咐安童忙备素膳点心,僧人说:“不必客气,我们刚刚用过。”有金说:“师父,你们住哪里宝山,哪里宝刹,云游到此,有何贵干?”僧人说:员外!
僧人不免将言说,员外今且听原因。
草庵普陀山顶上,特来化你发善心。
只为修造观音殿,要你斋化雪花银。
建造佛庙功德大,福也增来寿也增。
  老二王有银连忙插嘴,说:“和尚,斋僧布施,有何福报?修造佛殿,有何功德?念佛诵经,有何因果?持斋受戒,有何好处?僧人看见万万千,不曾看见哪个上青天!?你们化点金银,家去赌钱吃酒,我舀不到一口,我们何必斋化把你!
你说是普陀真僧人,我又不知假和真。
嘴里说得天花坠,果是游方野道僧。
金银财宝自己用,哪肯舍与出家人。”
  僧人说:“员外,你不要说修行二字是虚言,为人只要丢掉酒色财气,就可成仙了道。
酒色财气四重墙,迷人封锁在中央。
有人跳出墙头外,就是长生不老仙。
古今多少成正果,总是修行办道人。
悉达太子修成正,释迦牟尼到如今。
净乐太子弃皇位,武当山上成世尊。
居士庞公多舍弃,金银推入海中心。
男不娶来女不嫁,一家四口上天庭。
观音本是庄王女,香山修道脱凡尘。
富贵只因多布施,总是前世积善因。
来世若还再修道,九玄七祖总超升。”
  有银说,“和尚,随你说得多好,我不听拉倒!我家去了!”有金说:“僧人师父,我兄弟是个愚人,你们不要计较!现在总有我来!修造观音大殿,大约要多少银子?”僧人说,“长者,砖瓦石灰,木料工饭,装金塑像,共要十万两银子!”有金说:“法师哎,不必费心,这十万两银子,我一个人布施就是了!”
有金取来狼毫笔,缘簿上面写分明。
王有金独修观音殿,出资十万雪花银。
  僧人接过缘簿,口称善哉善哉,大有功德!“师父,这缘何时来取?”“十天之后!”王有金送走僧人来到绣房说:“夫人,我一人做了大主,独修观音大殿,需要十万两银子!”夫人说:“相公,只要是做好事,我家主当然由你做!”
夫妇二人来商议,不觉红日落西沉。
员外院君来安睡,香风一阵入房门。
观音老母来托梦,有金夫妇听分明。
你独资修造观音殿,日后度你上天庭。
员外院君来撮醒,一身香汗湿衣襟。
  有金说:“夫人,我刚才得了一兆,梦见观音老母,她说我独资修造观音大殿,功德无量,日后将度我你二人上天,这真是奇梦!”陈氏说:“不错,我也看见了,我也听见了!
说有神来确有神,离地三尺有神明。
我家许下洪誓愿,天宫菩萨下凡尘。”
  次日天明,王有金叫老管家张进,将各庄房主管把所有金银财帛、仓库粮食盘算一下,只有六万八千两纹银,还少三万二千两银子!
员外当时多担心,夫人开口说原因。
相公,许下愿心不可少,只有把田地变卖雪花银。
  有金当时就将庄外田地一卖,又凑到了两万,还少一万二千两。院君说:“不妨,家中还有金银首饰、珠宝翡翠、绫罗布疋,一齐变卖。”
院君也愿发慈心,翻箱倒笼细搜寻。
金银布帛总卖尽,并并只有七千银。
  陈氏将家中所有金银首饰,绸缎布疋总共卖到七千两银子,还少五千两。此时和尚正好来收缘,王有金说:“僧人师父,我这里有纹银九万五千两,你们拿回去先动工兴建,还有五千两,我再设法。”
僧人听见这一声,谢谢员外王有金。
拿了纹银归山去,再表员外一个人。
  王有金一想,家中田地卖尽,这遭只剩房屋,不如再将房屋变卖,果能了其缘簿?院君说:“且慢,你不如到西庄去找你胞弟商议,借他五千两银子,或者劝他大发慈悲,助你一臂之力。”有金说:“夫人,只恐怕是一刀剁了哭树——白血!”院君说:“相公,说不说由你,听不听由他,你不妨去试试看!”
有金听见这一声,一路行程到西村。
有银看见哥哥到,如同见到对头星。
  有银勉强把哥哥接到高厅,到杯香茶,说:“哥哥到此,有何要事?”有金把家中的事情说了一遍,说:“二弟呀,我现在还差五千两银子,你果肯发个慈悲心,助我一臂之力!”有银一听哈哈大笑,说“哥哥,你真痴心妄想,不要说我没得,就是有,也没得借把你!人家说只有兴家创业,哪有败卖家产之理!”
我劝哥哥莫痴心,何必做鬼许愿心。
家里财产你败尽,笑坏村中许多人。
  王有金无奈,只得回转东庄。再表王有银来到后院,与妻刘氏谈到大哥痴心,将家产败尽,我们现在是万贯家财,穿不完,吃不落,不如吃鱼吃肉,贪贪格口腹!有银说:“贤妻,我听人家说,眼睛乌珠最鲜美、最补人。不如叫安童到四面八方肉案子上专门买猪羊牛马各种牲畜格眼睛。”
安童听见这一声,四到八处买眼睛。
五谷茶饭总不吃,专吃眼珠补精神。
  再说王有金回到家中,告诉陈氏,说兄弟并无半点善心,不要说施舍,就连借钱也不答应,这如何是好?夫妇二人正在商议,忽见僧人又来催缘,有金说:“师父,我不是有钱不把,而是拿不出,实无办法。”僧人说:“员外,这叫‘宁’许人,莫许神,当初你亲笔写上缘簿,一口答应独修观音宝殿,如今工程一半多,总不好对下拖?”
拣定良时并吉日,到时定要完工程。
当时你不夸海口,也有别人发善心。
有金听说无言答,只得招呼两三声。
  有金说:“师父,你们要造观音大殿,不是要砖瓦木料么?我倒不如将房屋一概布施与你,抵算缘金,有何不好?”僧人说,“好是好,就是木料太嫌小。”有金说,“格不要紧,大派大用,小派小用。”这遭请了当地格精工木匠帮了折算,拿起来一算,只值四千六百两银子,还差四百两。况且这些砖瓦木料,拆下来散散碎碎是僧人来拿,还是王有金对杠送?僧人说:“这到不要紧,你只要七天之内倒空了,我们自有办法来拆!”
僧人叮嘱抽身走,员外送出大前门。
限定七日来拆卸,不可耽搁误时辰。
  再表王有金与夫人商议:这遭房屋一拆,住身总没得,还要安童使女何用,不如放他们回去,拿家里格陈纸约票、卖身文契一概查出来,陈纸约票一齐焚化,卖身契交把安童使女,带了回家。员外院君把安童使女一齐唤到高厅,吩咐一番:安童梅香呀——
自从出了我家门,须要学得做营生。
男子学得站店面,小姐学得做针线。
辛勤苦力种好田,不可上山下乡赌铜钱。
种田要起早,冬春勤薅草。
宁养鸡来莫养鸟,后代儿孙步步高。
安童梅香回家转,他夫妇二人办修行。
  再说观音老母来御宰台前,朝见玉主奏上一本,说江苏省阜宁县王有金夫妇一生行善,愿出十万两纹银,在我普陀山建造一座观音大殿,家中所有金银财产已经施舍,还不够数又将家中所有房屋抵算,我要去拆他格房子,需请天兵天将下凡。
玉主一听笑言开,这等好事哪里来。
有金夫妇多行善,日后度他上天台。
  玉主说:“观音大士,点将簿在此,听你调点!”
观音拿了点将簿,南天门下点天兵。
一点东方甲乙木,风伯雨师下凡尘。
二点南方丙丁火,雷公闪电也动身。
三点西方庚辛金,哪吒太子二郎神。
四点北方壬癸水,托塔大王下凡尘。
五点中央戊己土,五方天兵总动身。
  二更将尽,三更将初,五方天兵一齐动手,观音老母用鹦鹉嘴里索,凤凰嘴里绳,四面捆扎紧腾腾。
只听雷阵哄呀哄,千百间房屋总腾空,
仙风一阵来得快,普陀山到面前呈。
  对下一顿,平平正正。观音老母说,这是民房,不像佛殿。连忙请张班鲁班动手,房屋改造不丑。
房屋改成三宝殿,装金塑佛受香烟。
  天明已亮,王有金夫妇二人,眼睛一睁,不好了,人怎困在露天!
夫妇儿女没处蹲,暂到坟堂去安身。
有金正在为难处,两个僧人又上门。
  僧人说:“员外,观音殿,要像样,装金塑像,还少银两!”有金说:“我晓得,再作办法,一定还清。”僧人一走,有金发愁,这遭拿底高变钱?院君说:“员外,现在只剩下一双男女,别无他物!”
夫妇二人多伤心,卖男卖女了愿心。
  陈氏夫人连忙将女儿罗娘唤到身边。
未曾开言先下泪,二目抛珠泪纷纷。
  员外说:“孩儿呀,为父许下洪誓大愿,在普陀山独造观音大殿,现在家产全部卖尽,还差四百两纹银。”罗娘虽然才十岁,生得聪明伶俐。见到父母一说,心中有数,罗娘说:“父母亲不必难过,为儿是你们所养,受你们所用,若要卖我,我一定依从!”
院君听见这一声,更加啼哭泪纷纷。
并非为娘要卖你,只因缘金难完成。
  罗娘说:“父母双亲,舍金造佛殿,是天下第一等好事,女儿前世不曾修,今生投了个女子,我情愿卖身完愿,修修格来世!”
员外院君心悲切,我儿可谓孝顺心。
如果到了人家去,更要学好做事情。
孩儿,若到人家做使女,小心服侍主人身。
洗衣洗菜要干净,端茶奉水要殷勤。
孩儿,若到人家为养女,敬重父母二双亲。
要把针线学学好,邻舍之间礼相迎。
平常梳妆随时过,一身衣衫要端正。
不戴鲜花不搽粉,走路说话要斯文。
孩儿,若到人家做媳妇,敬重公婆二大人。
鸡鸣天亮将身起,堂前打扫要干净。
孝顺公婆为第一,对待丈夫要恭敬。
妯娌之间要和睦,兄弟之间莫相争。
里里外外要洁净,不要做邋遢懒惰人。
言语之中要谨慎,切莫多言惹祸根。
  罗娘心中十分难过,说:“父母之言,孩儿一定牢记,只是为儿出了门,难报父母养育之恩,家中父母全靠哥哥侍奉。”
德郎听见这一声,二目抛珠泪纷纷。
一把背住妹妹手,亲妹连叫两三声。
要卖孩儿我先去,妹在家中奉双亲。
  罗娘说:“哥哥,你是男子,我是女子,早晏要出门格!”
我是一个千金女,你是王家后代根。
一家哭到伤心处,哭得天昏月不明。
流泪眼看流泪眼,断肠人送断肠人。
  且说一家人哭别,王有金将女儿带到街坊,对十字街一站,罗娘头上戴个草棵。众位,当初人要卖身,头上戴个草棵,这就是记号。
罗娘立在大街心,南来北往许多人。
人人看了都流泪,个个看了总伤心。
  站到日正当空,遇见一位长者,他是翰林院学士姓陆名。他见到罗娘头上有个草棵,就问:“这女孩哪家格?为何要卖?”王有金连忙上前施礼说:“长老,此小女是我家格,今年十岁,她叫罗娘,我叫王有金。只为我许下愿心,在普陀山独修观音大殿,需要十万两纹银,我将一切家产卖尽,尚且不够,故将小女出卖!”陆翰林因为自己没得儿女,说:“王有金,女儿卖把我家,到我家里去谈谈。”
翰林就在前头走,王家父女后头跟。
三人急忙来得快,陆府门到面前呈。
  陆翰林说:“你们请坐,我到后厅与夫人商议一下,”这遭陆到绣房,说:“夫人,我遇到一桩稀奇事。”“底高稀奇事?”“卖女修行,世上少有!”夫人说:“阿弥陀佛,哪有这等慈善之人,就将此女留下作为养女。”陆说:“王有金,小女要卖多少银子?”“二百两。”“好!安童,拿我格文房四宝取过来,写张凭证!”
王有金提起狼毫笔,两行泪珠落纷纷。
当初有钱买奴婢,如今反做卖女人。
上写具契王有金,阜宁县里长生身。
小女今年十岁整,身卖二百两雪花银。
任从陆府来使唤,后悔没得半毫分。
写了文契画花押,收取银两转回程。
  有金回到家中,陈氏夫人说:“相公,小女卖把哪家格?是为奴还是为女?”有金说:“夫人,小女卖给陆翰林作为义女,生活尚可放心。”
夫妇二人正谈论,僧人收缘又来临。
  僧人说:“员外,缘钱果曾凑齐?”有金说:“师父,这里只有二百两银子!”“还有么?”“我再作办法!”
僧人拿了雪花银,辞别员外转山林。
  有金说:“夫人,还少二百两,怎生是好?”陈氏夫人说:“其余有底高法子,只有再将德郎卖掉,一并交清,了其愿心!”
员外听到夫人说,止不住腮边泪纷纷。
德郎若是卖出去,断绝王门后代根。
  夫人说:相公啊!
船到急流难打转,人到无钱卖子孙。
譬如当初不曾养,譬如关煞见阎君。
  员外说:“罢也罢了,事到如今,也只好如此!”这遭把德郎喊到身边,说:“孩儿,我有一事,与你商量。”德郎一听,心中有数,说:“双亲在上,莫非是要卖我。一切全由你们作主,无须谈到商量二字!只有一点,我要卖出,父母终身何人奉养?”
德郎一听心中苦,双膝跪到地埃尘。
父母受我拜三拜,拜拜爹娘养育恩。
十月怀胎空带我,三年乳哺枉费心。
  陈氏说:“孩儿,并非我们舍得,也是出于无奈,要是卖到人家去,无论为子为奴,总要特别晓债,不抵来父母身边!孩儿啊!
卖把人家为儿子,孝顺爹娘二双亲。
大小事情要听话,不可违抗半毫分。
叔伯兄弟须和睦,遇事总要让三分。
若到人家为奴仆,服侍主人更当心。
每日请安早早起,轻言细语莫高声。
家中事情争着做,待人礼貌莫粗心。
  德郎说,“父母双亲,你们说格话,为儿一定牢记!”这遭,王有金将德郎带到街坊,头上戴个草棵,对街心一站。
王德郎站在街心,南来北往许多人。
也有人来看热闹,也有人来探真情。
也有人说寻苦吃,也有人来问姓名。
也有人说稀奇事,也有善人表同情。
  一直等到午时三刻,遇到一位大人,此人姓李名叫魁管,官封一品,太师之职。李太师说,“这孩子是哪家格?为了何事?要卖多少银子?”王有金连忙上前回话:“大人,这孩子是我家格,叫王德郎,只因急于还愿,只要卖二百两银子!”李太师因年过半百膝下无子,又见德郎生得顶平额阔,两耳垂肩,眉清目秀,鼻正口方,后来必然大富大贵!当时便说,到我衙门,卖与我就是了!
有金一听心欢喜,跟随太师转回程。
一直来到高厅上,香茶一盏面前呈。
太师闻言哈哈笑,世上竟有这种人。
为了修善将儿卖,我老夫缺少后代根。
取出纹银二百两,交与有金转家门。
  且说李太师收到一位义子,心中十分高兴,连忙请了先生,在东书厅读书,并有书童陪伴。
德郎本是天宫星,读起书来更聪明。
教到上句知下句,先生做个引路人。
改名叫做李继宗,传接香烟后代根。
  有金回到家中,夫人说:“相公,德郎卖把哪家格?是为子还是为奴?”有金说:“夫人哎,德郎福份不丑,正好遇到本城西门李太师,夫妇二人年过半百,膝下无子,他将德郎买下作为螟蛉之子,未曾要我立任何契据。”
陈氏听到有金说,又悲又喜泪纷纷。
喜则喜德郎有了安身处,悲则悲一家拆散可伤心。
  正在谈论之时,僧人又来收缘,有金说:“今朝来得巧,我正好凑足二百两银子,交与僧人,完了圣事!”陈氏说:“相公,这遭家中钱财用尽,今后如何生活?”“夫人,你不要愁,天不生无缘之人,地不长无根之草,我家这坟堂边上,还有一园斑竹,待我日日樵卖尚可糊口。”
善是青松恶是花,不爱青松倒爱花。
有朝一日寒霜到,哪有鲜花享荣华。
有金无钱就卖竹,修行二字记在心。
朝朝只念弥陀佛,夜夜诵读观世音。
  下文单表王有银,他前三世总是吃斋布施,修心念佛,所以今生享此荣华。他夫妇二人爱财贪利,剥削贫民,广吃眼珠,杀生害命,作恶多端,不想行善。
有银快乐前世修,今生享福乐悠悠。
今世不想修办道,三世修来一世丢。
  观音老母早已得知,他说:待我下凡,劝他修行办道。
观音老母下凡尘,脚踏祥云就动身。
一直来到阜宁县,要劝有银办修行。
  这一天,王有银出门收账,观音老母变作一个和王有银身材一样,嫡模嫡像,来到高厅说:“夫人,今日是端阳佳节。”夫人忙叫安童使女制办酒席。假王有银与刘氏对坐,开怀畅饮,说:“夫人,今朝我你庆贺端阳佳节,要饮得痛快,吃得开心,不许闲人前来吵扰,严禁外人入宅!”
华堂结彩挂红灯,大摆筵席在高厅。
吩咐安童须严禁,闲人不许进前门。
倘若有人来吵闹,大棍将他赶出门。
正在高厅来饮酒,真的有银转家门。
  王有银走到门前,门公说:“主公有令,闲人不得入内!”有银说:“你格奴才,连主人总不认得,还要你看底高门!”门公一看,当真是王有银家来了,连忙请他进厅,王有银抬头一看,哎呀!不好!夫人怎同另外一个人对面饮酒,开口就骂:“你这个贱人!这是何人?同你对面饮酒?
有银一见怒生嗔,喝骂无端下贱人。
你与何人来对饮,急得两眼冒火星。
安童使女认不清,个个吓得舌头伸。
  假王有银说:“门公,叫你不要放外人进来,这是何人?快快赶他出去!”安童正要动手,把王有银一吼:“大胆奴才,这还了得,连自己格主人总不认得,该当何罪?”假有银说,“你是那来的恶棍?竟敢前来冒充,胆到不小,安童,快快将他打出去!”两个人一争,安童使女不敢哼!院君此时也吓得魂不附体,看看两个人一样个腔调,身材一样,衣裳一样,喉咙一样,谁也分不出真假!假王有银说:“他冲进我家,冒认我妻,居心险恶,还不快快将他打出去!”安童梅香一想,莫非来家格是真格,外头来格是假格!这遭,大家动手打格打,拖格拖,扛格扛,把王有银赶出大门之外!
一众家人忙动手,王有银赶出大前门。
院君吓得只是抖,这桩奇事弄不清。
有银有口难分说,浑身气得没精神。
妻子被他占了去,财产被他一口吞。
越思越想越烦恼,自己反被赶出门。
天色已晚没处去,大王庙内去安身。
  王有银夜宿大王庙,心中十分难过,只是嘤嘤啼哭,这真是天下奇闻,就连我夫人也不认我,反认外人为夫,岂不是天大的笑话!
一夜五更困不着,唉声叹气怨夫人。
大王见了微微笑,城隍土地笑盈盈。
小鬼笑得团团转,有银越想越伤心。
看看东方天明亮,一心要想把状论。
  王有银走到县衙门口,要想请代书写张状纸,身边又无分文半钞,一想:我只有击鼓喊冤,望大老爷明察!
有银大堂来击鼓,要求大人把冤伸。
  老爷升堂,四班六房。
红黑帽子两边站,板子拖起两条痕。
  老爷说:“衙役!把击鼓人带上堂来!”
王有银跪在公堂上,老爷连连口内称。
我有冤枉天能大,万望青天把冤伸。
  老爷说:“下跪何人?你姓甚名谁?家住哪里?有什么冤枉!可有状纸?”王有银磕上一个头说:“老爷,小人姓王,名叫有银,住本城王家庄,前天,我出门收账,家中来了一名歹徒,他竟敢穿了和我一样的衣服,冒充是我。当我回到家中,双方对斥,那歹徒竟敢叫家人将我逐出,他强占我妻室,夺我财产,小民伏望青天大老爷替我伸冤理枉。”老爷一听,哪有这个事情,是真是假,待我一查一审便知!
知县老爷出票文,公差衙役就动身。
拿捉违条犯法人,当堂审问假和真。
  老爷把假王有银、刘氏和安童使女一概带到公堂,升堂理事,一一审问,你姓甚名谁,从实招来!
假王有银开口将言说,老爷在上听原因。
小民家住王家庄,从小取名叫王有银。
结发夫妻刘氏女,一家和睦过光阴。
昨日端阳庆佳节,谁知强人闯进门。
他强认我妻占我业,伏望老爷把冤伸。
  县主说:“刘氏,你丈夫告你背夫改嫁,私通奸情,从实招来,免受刑罚!”刘氏说:“老爷,冤枉呀!没有此事!”
奴是三贞九烈女,怎做伤风败俗人。
我从小读过女儿经,三从四德我知闻。
自幼父母来匹配,嫁与我夫王有银。
夫妇一向多和顺,亲朋邻友总知闻。
昨日端阳来饮酒,一场祸事到来临。
只见此人闯进门,他说也叫王有银。
衣着相貌无两样,奴家难辨假和真。
伏望老爷来明察,明镜高悬断分明。
  县官将两个王有银仔细一看,果然一样,分不出真假。这遭,叫皂吏拿来纸笔各人写出自己格姓名、年纪、生日、时辰。交来一看,没得两样,不但同名同姓,同年同月同日同时,而且字体总一样格。老爷把刘氏唤到身边,“说,你丈夫身上果有底高记号?”刘氏说:“他胸前有个黑痣。”老爷说,二人把衣裳敞开,拿起来一看,两个胸前总一个黑痣,而且一样大小,同在一个部位。老爷一想,这到奇怪!真正难判!
此案若要审得清,除非要请包大人。
  县主一想,来家一定是真格,外面闯进来大概是假格。吩咐衙役将外头格王有银重打四十大板,赶出大堂!
王有银挨打苦伤心,这件冤枉理不清。
瘟官老爷无知晓,错判此案是真情。
罢了,要到上司去告状,又怕瘟官再用刑。
妻子财产被人占,笑坏乡里许多人。
今生遇了蹊跷事,浑身长嘴说不清。
  王有银想到当年有三个和尚到我家化缘,我分文不把,哥哥倾家荡产,斋僧布施,也不过一穷,而我千家万当,不肯施舍,如今也落得光身一人,身边没得分文。
僧人化缘我不肯,哥嫂求我不近情。
如今落难无法想,叫我哪里去安身。
  有银一想,当初来化缘格和尚说住普陀山,我哥哥出缘银十万两独修观音宝殿,想必已经造好了,我不如前去望望,倘若那些和尚念我与有金兄弟之情,肯留我在庙里出家为僧,那我后半世生活也就有了着落!
有银跪到尘埃地,祷告虚空过往神。
  苍天菩萨:
我吃素就走今朝起,永远不尝酒和荤。
倘若半途开斋戒,永堕三途地狱门。
对天罚下洪誓愿,观音老母早知闻。
  且说观音老母见王有银能回心转意,改恶从善,便叫善才童子下凡,指点王有银到普陀山修善。
善才童子下凡尘,变作樵夫一个人。
手执一把开山斧,肩扛扁担和麻绳。
  善才童子喝声道变,变作一位樵夫模样,肩扛扁担,手执樵斧,一头跑一头唱:
我作樵夫不为高,满目青山一担挑。
今天砍去明天长,不愁人间没柴烧。
  有银走向前来,弯腰奉揖,“请问兄长,此处到普陀山有多远?”“啊,说远就远,说近就近。”“啊,兄长,此话如何说法?”“啊!说远,有三百六十多里。说近,路在嘴边,你从此处向南,直奔南洋海口,经过九曲河、赵州桥、菩提岸、双林村,过三三街到昆仑街口,前面就是普陀山!”
有银听见这一声,二目抛珠泪纷纷。
罢了,普陀仙山路途远,我盘费没得半毫分。
  王有银只见一阵风,樵夫影无踪。哎呀!才见格樵夫,莫非是仙家,他指点与我,连忙跪倒尘埃,对天拜谢!有银一想,身无分文,只好打唱莲花沿门求乞!
有银来把莲花唱,穿村过户跑人家。
小生来把莲花唱,两班善人和莲花。
金花起来银花落,莲花里面说分明。
你要问我名和姓,不是无名少姓人。
家住江苏阜宁县,东门外面王家村。
我父王京称员外,母亲张氏老安人。
哥哥名叫王有金,我名就叫王有银。
弟兄二人多豪富,库内许多宝和珍。
哥哥嫂嫂都行善,斋僧布施诵经文。
独造一座观音殿,舍去十万雪花银。
田地房产都卖尽,一双男女卖出门。
哥嫂住在坟堂内,卖竹糊口还修行。
人说修善无好处,菩萨总度有缘人。
哥嫂修行我不信,只图享乐过光阴。
三个僧人将缘化,我就不肯舍分文。
几次哥嫂来劝我,反说他们想痴心。
善恶到头终有报,一还一报到门庭。
那天出门去收账,家中来了一个人。
假冒我名进我院,妻子刘氏认不清。
他们二人相对坐,谈笑风生饮杯巡。
安童使女来服侍,没有一个认得清。
当我回转高厅上,家中两个王有银。
二人当时来争执,一家大小弄不清。
假的当作主公叫,反将我真的赶出门。
他占我妻子夺我产,十恶不赦大仇人。
心中越想越着气,我到县衙把状论。
瘟官老爷无知晓,四十大板不容情。
欲要再把上状告,身边没得半分文。
自己有家回不去,沿门求乞度朝昏。
前日华堂多富贵,今朝倒做落难人。
多亏神明来指点,我沿路讨饭奔山林。
求求善人来布施,次粥次饭与我吞。
老爷太太做好事,官官小姐发善心。
奶奶老老连声叫,哥哥嫂嫂喊几声。
先生大爷行行好,快点打发我动身。
吃酒朋友朝朝有,落难之中一个人。
贫转富来真好过,富转贫来苦杀人。
日里沿门去求乞,夜里古庙去安身。
有时讨到吃一饱,有时饿得肚里疼。
也有破窑来居住,也有草地去安身。
太阳晒了汗直淌,天阴落雨苦杀人。
风吹日晒犹小可,夜上蚊子又来叮。
前世不修今受苦,今生受苦怨何人?
走过一村又一户,街坊早到面前呈。
前面一座绸线店,老板奶奶发善心。
你将铜钱布施我,添福添寿添子孙。
老板如同红绿线,我就好比烂草绳。
前面到了染布店,老板师傅发善心。
柜台弯弯摇钱树,染缸里面出黄金。
前面到了干面店,面店老板发慈心。
老板如同头交面,我就好比苦黄连。
前面到了银匠店,老板一见发善心。
老板如同金元宝,我就好比黑灰尘。
前面到了豆腐店,老板娘娘发善心。
老板如同白玉块,我似卤水苦伤心。
前面到了石灰店,老板一见发善心。
老板如同金刚石,我就好比烂泥浆。
前面到了绸布店,老板奶奶发善心。
老板如同绫罗缎,我就好比朗当襟。
前面到了陆成行,老板施舍多大方。
老板如同大白米,我就如同是粗糠。
走过街坊到乡村,一片浓阴绿沉沉。
五月榴花红似火,栽秧割麦忙不停。
歌声号子到处唱,水车汪汪不绝声。
走过一里又一里,走过一村又一村。
九曲河边走过去,赵州桥上往前行。
下桥就是菩提岸,前面就是双林村。
一条大路朝前走,普陀山到面前呈。
  抬头一看,前面一座高山,真山活水,毫光显现,真是如入仙境!有银上山,乃作四句偈文:
我今来到普陀山,一步挨步向上。
等我到山顶上,不成正果不下山。
  有银一步一步来到山顶,远远看见一座观音寺庙,黄墙黑瓦,高大宏伟,山门两边盘篮能大个字:南无阿弥陀佛!山门两边,一副对联,上联写:天雨虽宽,不润无根之草;下联写:佛门广大,难度不善之人。有银一看,不错,我哥哥出资十万两,造此大庙,真是功德无量!我以前不肯修善,现在落到这般光景!真是悔恨莫及。心里想,我哥哥出了钱,若到此庙,僧人一定恭请;我当年未出分文半钞,僧人可肯收留与我?不要管他,老老脸皮也要进去,一直向里走进大殿,只见丈八金身观音菩萨一尊。
有银跪到尘埃地,拜拜观音佛世尊。
  只见一位僧人走向前来,口称“善哉善哉,呀,这位客官,从哪道而来,有何佛事?”王有银不好意思回答。那僧人说:“啊呀,这位客官面孔很熟,好像在哪里见过!”
有银听见这一声,脸就红到耳后跟。
  有银一想:事到如今,丑媳妇不得不见公婆面,连忙奉揖,说:“师父,我住阜宁王家庄,哥哥叫王有金,我叫王有银。”僧人说:“啊,不错,我们化缘时见过你,你哥哥独修此庙,功德浩大,他不仅自己有福,就是他一双男女也将大富大贵!”有银心里想,他一双男女总卖啦得,那来的大富大贵?
嘴里不说心里想,不知后来可当真?
  僧人说:“二员外,今日到我寺内是来烧香格还是来助缘格?”王有银说:“师父,不要提啊!
我家本是有钱人,只怪自己没善心。
哥哥独修观音寺,我就不肯出分文。
如今我已落了难,孤身只有一个人。
我想出家办修行,不知师父可容情。
倘若能够收留我,永生永世不忘恩。
  僧人说:“可以,佛家乃以慈悲为怀,观音菩萨就是大慈大悲、救苦救难的。不过你要回心转意,改恶从善,你来看看观音菩萨门口一副对联,上联写:若不回头,谁替你救苦救难?下联写:如能转念,何须我大慈大悲。”有银一看,一点不错,“师父,我来路上就已发过洪誓大愿,今日师父肯收我为徒,受我一拜!”
有银跪到尘埃地,拜拜师父领路人。
  僧人给王有银讲过三皈五戒,赠他一本《金刚尊经》,身穿袈裟,削发为僧。
有银得到安身处,就在寺内诵经文。
朝朝只念弥陀佛,夜夜诵读《金刚经》。
修行不论年和月,桃红柳绿算一春。
  下文单表真宗皇崩驾,仁宗皇皇登位,要娶一个正宫娘娘。早朝上殿,与众臣相商,钦天监官奏上一本,说:“万岁,此时太阳星正值北方,照在后院陆翰林家中,陆府有一义女,名叫罗娘,生得聪明伶俐,才貌双全。”万岁一听,喜之不尽,忙召陆翰林上殿!
翰林来到金銮殿,二十四拜见当今。
钦天监官来说合,翰林一见喜十分。
小女今年十八岁,纳到宫中作正卿。
  且说君王有道,四海升平,大比之年,广开南考——
皇榜张挂午朝门,诸州各府总知闻。
天下才子来赶考,好将纸笔跳龙门。
  且说德郎自从到了李太师家,先生替他改名叫李继宗,读书聪明,才智过人,今逢大比之年,欲要进京赴考。李太师欢喜不过,连忙打发安童两名,带了散碎金银,陪伴继宗一同进京。
继宗来到帝王城,招商客店且安身。
三月初三头场进,三月初八二场临。
三月十三三场毕,个个总想跳龙门。
  天下才子有三千多人,前来赴考。三场已毕,宗师大人从九千多篇文章中筛选,最后选了三篇。
榜眼出在河南府,探花出在内京城。
状元不是别一个,就是继宗小官人。
  万岁把三人召到金殿,钦赐朝衣朝帽,又赐白马三匹,半副銮驾,游街三日,好看皇城。榜眼、探花欢喜不过,惟有状元李继宗二目抛珠。万岁一看,好生奇怪:“爱卿,你中了头名状元,反而流泪是何道理?”
状元又乃将言说,万岁天子听原因。
我家本住阜宁县,父亲名叫王有金。
父母一生多行善,斋僧布施办修行。
只为独修观音寺,出资十万雪花银。
所有家产都不够,卖掉我兄妹两个人。
我今倒有高官做,父母在家受清贫。
  万岁一听,心里高兴,新科状元确是忠臣孝子。随即一道圣旨把王有金夫妇接到京都,次日早朝,王有金夫妇上殿。罗娘听到父母被召入朝,特来金殿相会,李继宗上朝,一家相会。
今朝有缘来相见,犹如枯木再逢春。
有金夫妇到金殿,山呼万岁口内称。
  万岁连忙走下丹墀,御手相搀,说:“爱卿,你们已是国丈国母,你们如此行善,天下第一。”吩咐工部大人在京城造起一座万福禅寺,好等他夫妇二人修行办道。
有金端坐万福寺,昼夜加工诵经文。
宫娥彩女来服侍,夫妇二人受皇恩。
  下文再表观音老母变个假王有银,自从离开公堂来到家中,说:“贤妻,我你夫妻三十载一直恩爱相处,前天遇到那恶棍来害我,幸亏老爷清正,也靠了菩萨保佑才免除一害,我们不如从今天起,持斋吃素,修修格来世!
夫人,我你二人没子孙,缺少香烟后代根。
天年以后归地府,哪有传宗接代人?”
  夫人刘氏说:“相公,我早有此心,就是你一个人犟,哥嫂三番五次劝你,一点总不信,现在想想空忙一世,倒肯回心转念啦!相公啊!
青云高来白云低,人无男女被人欺。
门房子侄来争斗,烹分家业可孤凄。”
  假王有银说:“夫人,我到普陀山去望望看,我大哥出了十万两银子,果曾起造观音寺?如果起了,那是真僧,还有点功德!如果不曾起,格些和尚就是假格游方僧,出来骗钱格!”夫人说:“相公,你要速去速回!”
假有银当时就动身,夫人送出大前门。
相公,一路之上须谨慎,须要早去早回程。
观音老母腾云去,刘氏一人在家门。
一日三来三日九,不觉一月有余零。
刘氏在家多烦恼,不见丈夫转回程。
  刘氏心想,我夫到普陀山去已有一月有零,为何不见打转?就是留在山上出家修道也该写封信把我,省得我心焦,想想想想,不觉朦胧睡着。观音老母托其一梦,说:你夫王有银已在普陀山削发为僧,你将家财一概变卖,也到普陀来一同修行!
观音老母托一兆,刘氏决心办修行。
万贯家财总卖尽,奴仆释放转家门。
大小舟船雇几只,粮食送去好斋僧。
顺风叉起篷来走,逆风支橹往前行。
一路之中来得快,普陀山到面前呈。
  刘氏吩咐粮船暂歇山下,自己上高山,远远看到观音大殿,金碧辉煌,实在好看。刘氏来到佛殿倒身下拜,抬头一看,只见王有银头上削发,身穿袈裟,手执拂帚,真正出家了,情不自禁叫了一声:“哎呀,相公,你真的在此出家,怎不通知为妻一声,弄我朝思暮想,心焦不过!”有银抬头一望,哎呀,这不是我妻刘氏?你怎晓得我在这里格?继而一想,刘氏曾私通奸夫,将我打出大门,这深仇大恨岂能不报!
佛殿走出王有银,喝骂无端下贱人。
自己丈夫总不认,反而将我打出门。
为你吃了千般苦,如今落难做僧人。
  刘氏说:“相公,当时有两个王有银,一模一样,谁真谁假,哪个能辨?不要说为妻,就是县官老爷也无法辨认,这真是天下奇闻,我们倒不如求其一签,问问菩萨看!”求个中上签,签诗上说得明明白白:
作恶不肯修,菩萨来运筹。
真假分不出,只好上钓钩。
  有银一看恍然大悟,啊,原来是菩萨作个法,劝我修行办道。罢了,不该错怪夫人!“夫人,你怎想到到此处而来?家中怎么办格?”
刘氏又乃将言说,相公今且听原因。
观音老母来托梦,叫我前来会夫君。
夫妇二人同修道,久后一同上天庭。
我将家产全变卖,安童使女转家门。
大小舟船雇几只,粮食送来好斋僧。
有银一听心欢喜,志同道合好修行。
  有银报与主持僧人,银子、粮食一概入寺,王有银夫妇二人日夜修道。
朝念佛来夜诵经,阿弥陀佛观世音。
夫妇修行三载整,功德修下海能深。
  且说他夫妇二人,曾经吃过千万只眼睛,作孽无比,如今修心念佛,将功赎罪。再说他前生已经修了三世,功德浩大,特别念《金刚尊经》,功德更大。一天王有银肚里一响,只见一粒明珠抛将出来,并发出宝光千里。观音老母对他说:“王有银呀!你们腹中的明珠能治百姓的眼病!”这遭,黎民百姓害了眼睛,总到普陀山来求王有银夫妇。有求必应,一求就好。一传十,十传百,百传千,千传万,人人皆知,个个晓得。再说仁宗皇帝的母亲李氏太后,只因奸臣谋害,弄个狸猫换太子,李氏因冤入狱,被打入冷宫,哭瞎得眼睛,二目不明。后来包公从陈州放粮打转,遇到李后,查清案情,夜审郭槐,弄清真相,仁宗天子认了母亲,留下《打龙袍》大戏。可是李太后双目不通,如何是好?王有银夫妇替国母医得二目复明。万岁谢恩,这就重重封赠。
万岁天子重封赠,眼光菩萨职不轻。
刘氏夫人听封赠,眼光圣母受香烟。
  王有银说:“万岁!我兄嫂比我们修行早,比我们修行好,也该封赠与他们!”
万岁天子重封赠,禅师菩萨职不轻。
陈氏夫人听封赠,禅师娘娘受香烟。
逍遥宫中端然坐,黎民百姓把香焚。
  刘氏夫人是阜宁县路庄人,所以路庄起了眼光殿。过去我们靖江四墩子北面如来庵有眼光菩萨,现在孤山上有眼光菩萨,也有禅师菩萨。
两班善人不相信,留下古迹到如今。
奉劝经堂众善人,人无二目苦伤心。
无眼不能观世界,五体不全受苦辛。
写一部《普陀眼光卷》,宣与善男信女听。
行善终究有好处,作恶没得好收成。
合堂大众听宝卷,个个二目放光明。

宝卷看完成,礼拜佛世尊。
大众勤念佛,降福又延生。

会上因缘三世佛,文殊普贤观自在。
诸佛菩萨摩诃萨,摩诃般若波罗蜜。
  宣卷保延生,难为众善人。南无阿弥陀佛,圆满功德!

  评论这张
 
阅读(5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